www.36669.com_www.36669.com-【sunbet开户】

来源:博郡汽车两款SUV正式发布上海车展亮相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2 12:47:05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 #标题分割#(二):童年生活…(退学回生产队没人要推向五人农场)1962年读完初二上学期随大流偷渡失败,1962年初二下学期自动退学,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公社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们农场不是国营农场而是大队农场,国营农场发工资公社农场计工分,工分计算是整劳十个工分,我退学回生产队时由于个子小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工作一天只赚五工分。生产队每年按工分吃口粮,工分不够秤口粮叫超支。公社年代除了搞水利建设还有大量各类农场,“国营农场”、“公社农场”、还有“大队农场”,我们大队也搞过农场叫“新桥农场”,农场由大队拨出个地方,每个生产小队抽调人员进农场,我就是农场一分子。我们农场是大队办的,也是和生产队一样工分制。我记得那时是农场初组建,没有田没有地叫我们找地开辟田地,我在“农场”时总共人员七个人,每个生产队选一个人进农场,我当时正好偷渡不成退学回农村生产队,可能我个子长得小,在生产队无地方安插工作吧,或是因为报复队长挖我菜园扯光他的菜,队长不要我之故,所以把我推到农场做开荒牛。我们这七人中四男三女另加一条老水牛,七人之中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男人的,我也不知道他两分配到什么工作,只看他两轮流放那条老牛。除了两个老鬼外另有两个十七,八岁“小孩”,我是其中之一,最小的是个女孩大约十六、七岁左右。剩三个人才是正式主力年龄廿七、八岁,我记得七个人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农场报到。我相信这七个人在生产队是没人要的。农场产业只有一间过去民兵破宿舍,农场成立后归我们所有,破宿舍一共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住两个人。我和一个老鬼同住,由于农场离家不远,两个老鬼和一个刚结婚女的经常回家住,这样一来整间破宿舍就只剩我和最小女孩了。整间房子虽破但还挺大的,房子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其它房屋挺荒凉的,晚上两个人住还挺吓人的。农场除了五人和一条牛外,在破宿舍后面山边有一个人工开出的山洞,山洞可能是过去民兵开的,我们在山洞养了三只鸡,经常整间宿舍就我和那女孩,晚上两个人住静悄悄,没有电灯点煤油灯,微风一吹一明一暗挺吓人的,半夜三更还时常听见狐狸来偷鸡,狐狸晚上叫声挺恐怖的。当时还小,不识谈恋爱,我们两各有各的活动。宿舍前面就是“妈廟河”,河对岸有条澳淡公路,由农场宿舍到公路有座大麻石桥,过了桥公路边有间茶寮,茶寮是一个南洋女华侨回乡嫁了一个附近人开的,我到农场时南洋女华侨己去世,葬在茶寮屋后,女孩晚晚过石桥找一个养路工人聊天,养路工人有个手摇破留声机,女孩经常借出用火柴头做唱针,当年觉得挺好玩的。茶寮老板和南洋女华侨收养了一个迁移过来的兴宁人做儿子,兴宁人落籍后娶了一个老婆,南洋女华侨死后,茶寮老板和收养夫妇同在茶寮住,我在农场时茶寮老板和儿媳妇搞大肚,儿媳妇为了打掉胎儿到处找药食,搞到几乎送命。农场到澳头镇要走一个多小时路,遇见澳头放电影农场几乎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房”,想起当年这些事说也说不完。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农场,一共三男两女五个人,另加一条老水牛和三只鸡,差点忘了,最后三只鸡全被狐狸偷走了,四更早狐狸偷鸡我还去追,越追越害怕全是乱葬岗。农场解散后回生産队卖豆腐。

编辑:www.36669.com_www.36669.com-【sunbet开户】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zhuchengbanj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欧冠阿贾克斯vs尤文首发:C罗回归贝贝压迪巴拉 2019年底发布全新路特斯纯电超跑预告 中石油:控股股东拟认购不超4.3亿股证券投资基金 韩国赢得WTO上诉可继续禁止进口日本福岛海产品 在自家豪宅拍封面卡戴珊自曝衣品提升多亏侃爷 3岁以下幼儿不该看电视 中国“经济底”到了?外汇市场开始关注澳元 47岁郎永淳近照曝光,曾为救妻辞职央视,今发福严重老到… 章子怡晒生产当日照片称是人生中最骄傲的时刻 视觉中国后东方IC、全景网被扒!这家把国旗标价3千 西尔斯指控前CEO和美财长姆努钦窃取公司数十亿美元 名医答疑:孩子倒睫怎么办? 多进3个三分却狂输26分辽宁最惨一夜输在哪? 老兵杨良平去世:经历抗战全程曾参加敢死队 德比频现大飞铲!杨旭报复踢人逃红十多人大冲突 欧洲南方天文台:视觉中国从未与我们联系 奔驰女车主哭诉维权:在中国做有尊严的车主有多难? GalaxyFold折叠屏幕出现多种问题三星股价下… 向佐郭碧婷订婚后合体现身尼泊尔做公益,黑白配被赞有夫妻… 2019上海车展探馆:全新长安CS75PLUS “李鬼”券商荐股生意屡禁不止非法获客层出不穷 忘记债务和通缩吧人口减少才是终极危机 人为什么要读书,吵一架就知道了 金卡戴珊坎耶巴厘岛旅行晒自拍视频秀精彩瞬间 星巴克发家史 海纳评中国名酒30年承载的使命与责任 网友爆料王思聪夜店一晚消费30万,竟然还不是他花费最高… 巴萨vs曼联首发:梅西领衔战博格巴拉什福德出场 外媒称苏丹发生军事政变军队包围总统府占领电视台 黑龙江鹤岗房价一平方米仅350元?中介:情况属实 卡巴斯基报告:70%的黑客攻击事件瞄准Office漏洞 马克龙接见参与巴黎圣母院救火任务消防员 互联网四大天王谁最具有王者之相? 峯岸南深夜被拍与细贝圭拥抱第二周约会青汁王子 中国平安:首季度原保费收入增长8.42%至2742.7… 加拿大最大银行警告:美股“狂欢”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失联1个多月的市政府副秘书长原来是“跑路”了 波音首席执行官表示软件更新将使其737Max更安全 无视官方数据库德洛称特朗普的减税成果已覆盖成本 微软确认有黑客入侵部分Outlook帐户时间长达数月 iPhone销量低迷翻篇:投资者关注苹果服务业务前景 萨里:切尔西虽然输了但踢得挺好就是不走运 库里第三节爆发一波流!打花雷霆没毛病啊! 中消协推动汽车金融立法完善:四点意见制度化治理 多多模样甜美文艺范十足身材高挑半丸子头抢镜 波波维奇怒斥裁判吃T!叫了暂停为啥不给 陈晓景甜的公路悬疑爱情剧将开播,题材很新颖,但片名太俗… 帕金斯:火箭能击败勇士!登炮外他是NBA最佳 李嘉欣徐子淇出席盛宴无合照,细节暴露两位贵妇地位有差距 美队寡姐被浩克“出卖”用Gameboy打电动超有爱 未来一周乐观的企业前景或将美股推升至创纪录水平 曼城暖心举动!提供免费大巴送球迷看足总杯决赛 万幸巴黎圣母院里的文物都在大火中被抢救出来了 Bullard:美联储必须认真对待收益率曲线的持续反转 离婚多年闫妮自曝女儿心疼她缺少爱人陪伴 日本游泳队公布男女队长濑户大也大桥悠依当选 新技术新产品新体验北京现代开启新时代 全球增长之路蹒跚颠簸但央行增援弹药近乎用尽 女童死亡的小龙武校监控下教练20分钟打6次学生 后宁高宁时代:掉队的中粮地产能借大悦城逆袭吗? 博客-育儿博客",id:"",cType:"col 台积电\"爆雷\":一季盈利锐减31.6%创7年多最大… 河南邓州市委常委程建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投案 SpaceX猎鹰重型火箭首次商业发射成功:比前代推力大 柴智屏27岁女曝婚讯曾因模仿《动物城》树懒走红 中戏93级:刘敏涛王千源,慢热型演员的“真香”现场 庄神两战过后胜负值-77!还造了个NBA历史最差 英王室的苦恼:哈里王子的孩子要向美国交税 怀特36分创新高马刺大胜约基奇准三双掘金1-2 马克龙致敬巴黎圣母院大火消防员:你们拯救了她 在美袭警一加拿大男子被判终身监禁 蛋壳公寓CEO高靖:青春在于“折腾”中发现商机 穆里尼奥:巴萨传球效率太差曼联这人就是疯狗 港汇继续走强拆息走高不排除资金部署流入港股 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中国经济增长动能正发生转化 人人都在吐槽视觉中国为什么摄影师却这样说? 中国一季度经济增长6.4%这次真的不一样 王现坤任河北辛集市委书记田军任辛集市委副书记 太古地产完成出售太古城中心第三、四座物业100%权益 “你好,世界!”全球旅行摄影大赛第11期公示 教育股炒起枫叶教育飙近9%宇华教育升半成 奔驰:出来混,早晚要还的 预售20-27万红旗HS5于5月1日开启预售 中国经济南强北弱如何破? 新时态新业态新生态体育电影周如何打造泛娱乐爆款 国管公积金贷款政策收紧北京楼市小阳春或降温 巴黎圣母院突发大火预计修复需10年期间不对外开放 今年春天的第一口,從這桌湘味盛宴開始 李国庆力挺刘强东:只要董事会同意\"独裁\"无可厚非 响水爆炸之后:“宁可毒死不要穷死”政绩观休矣 上市行资产质量前瞻:迁徙率分化关注类贷款占比普降 高估值与高增速背后Zscaler的吸引或“致命”? 刘浩龙事发当日与许志安黄心颖聚餐称没有喝太醉 外汇管理局:有能力吸纳证券市场开放带来的影响 美国比日本还着急先后派多种战机搜索坠毁F35A残骸 中国冰球裁判世锦赛首秀冬奥会有戏? 县委书记任上连升两级到正厅如今他落马了 潘功胜:境外机构开始用上海金作为黄金产品定价基准 国际诈骗:中国银行紧急声明骗完印尼骗老挝 罗晋自曝地震惊魂一幕:一口气从二十七楼冲到一楼 入托难入学难日本保育教育资源匮乏影响生育率 珠海国资委:推进格力股权转让可引进有效战略资源 前美联储主席耶伦:没有必要降息保持耐心是恰当立场 意甲-黑煞点杀两将伤退AC米兰擒拉齐奥夺5轮首胜 威廉姆斯:美国经济从美联储政策角度看是健康的 媒体:与癌症谣言“死磕”高学历的人也不懂癌症 赵忠祥吐槽倪萍被逮个正着话锋秒变求生欲满满 尽管需求创纪录沙特阿美债券在二级市场交易中走软 农业农村部:3月份猪肉价格止跌转涨环比涨6.3% 中国平安倒跌近2%惟中金升目标至107元 华裔男子带鲜活蛤蜊返美遭查获接刑事控罪传票 京东过坎:史上最大规模架构调整刘强东杀伐决断 李宁+电竞,到底卖的是什么? 黄心颖出轨后首发声!连说3个对不起道歉 裴珍映将办香港粉丝见面会五月公开发售门票 周三美油收跌0.5%布油微跌0.1% 小熊回来了昔日中超金靴复苏惹众记者请求采访 快讯:股东折让9.3%配售股份中粮肉食跌近7% Highlight官网删龙俊亨名字涉郑俊英案退出组合 中国奥园涨近3%破顶获借贷逾12亿元再融资 英镑每年这个时候都会走强但今年因为脱欧栽了 今日19:35起直播中超第6轮比赛恒大鲁能强强对话 特大套路贷涉黑恶案破获:106名受害女性被解救 郵輪女乘客心臟病發海巡救援送返陸地就醫 斯威vs华夏首发:大摩托PK卡埃比马尔考替补 距灣區最近的原生草地,山花爛漫,快去自駕春遊吧! 苹果公司和高通同意撤销全球所有诉讼 中滔环保公布独立非执行董事之委任及辞任 深市监管动态:对3宗违规行为进行纪律处分 OYO中国会迎来解约潮吗? 外媒:电池续航问题考验中国电动汽车雄心 秘鲁全国哀悼第二天上万人向自杀的前总统告别 农业农村部:3月份猪肉价格止跌转涨环比涨6.3% 欧洲议会通过提案遏制极端内容1小时不删就罚款 前国家领导人肖像被出售全景网络:没版权不妨碍 深足VS苏宁:普雷西亚多PK埃德尔特谢拉汪嵩停赛 巴西里约两座建筑坍塌已致5死9伤13人失踪 原来《我和我的经纪人》还是一部时装秀啊 迪士尼要想成功转型需要战胜谁? 波音客机上现惊险一幕美国男子打开安全门欲跳机 花旗:腾讯已度过2018年挑战重申是新首选 朱立伦谈郭台铭参选:民进党太烂才让企业家来参选 我71岁工作,86岁恋爱,102岁获奖,没有功夫去死 怀特36分创新高马刺大胜约基奇准三双掘金1-2 全国田径大奖赛黄石站中国三女将投掷出佳绩 A妹与BigSean被拍引复合猜测二人无意重续前缘 15国零售协会来到阿里巴巴巴西商家要学咖啡新零售 苹果高通大和解高通股价飙升23.42% 2019上海车展:三菱e-Yi概念车正式发布 你的压力有40%都是源于想太多 铃木公司涉嫌违规检查日本国交省展开入内调查 埃尔法加价终结者?雷克萨斯LM外观解析 法举行圣母院重建祈愿仪式巴黎市长呼吁民众团结 波音即将完成737Max软件升级后的飞行测试 开心麻花拟摘牌投资机构退出难 黑龙江商人10年16胜诉无一执行资金链断裂被迫停业 电影制片人方励目睹巴黎圣母院大火:非常难受 后街男孩重聚为展览揭幕敞开心扉谈成名之旅 季后赛第一神器失灵!科比终归无法统治联盟了 东京奥运会游泳早上比这是美国金主的意志体现 亚马逊将停止中国本土电商业务股价基本持平 星展:吉利汽车目标价17.7港元维持买入评级 中国留学生在美因琐事与同学争吵被送到精神病院 “海兰察璎珞”合体二人穿同款白T自拍超养眼 刘强东和京东一起被告性侵风波女主正式发起诉讼 河北邯郸成立调查组对曲周县“袁府”展开调查 舊金山灣區4月13-14活動|摸鯊魚,櫻花慶典,復… 谢霆锋祝贺老爸获得终身成就奖网友:一家子精英 空间站都吃啥?宇航员:绝对禁酒食物口味多 血拼之后银行房贷业务转向住房租赁转型成风口 富士康和台积电等44家供应商加入苹果清洁能源计划 世界泰拳大汇战结束超半数赛事通过KO获胜 世界最大飞机试飞成功由微软联合创始人公司制造 花旗:上调长城汽车至中性评级升目标价至7.62港元 巨亏5个亿小米接盘美图将手机“割肉”了 港元HIBOR多数上涨1个月期利率连涨7日至2.10… 直击|阿里巴巴浅雪:希望天猫精灵3年追平亚马逊销量 “洗出”黑洞照片MIT女博士,正被互联网暴力骚扰 张丹峰昔日综艺片段被扒偷吃鸡腿借钱不还 对话张朝阳:搜狐视频走向盈利之路希望出更多爆款 苹果高通和解:5GiPhone或提速,英特尔很受伤 2019上海车展:凯迪拉克XT6正式亮相 外媒:电池续航问题考验中国电动汽车雄心 曼城vs热刺首发:阿圭罗战孙兴慜丁丁席尔瓦联袂 周生生获摩通上调目标价及评级现涨逾2% 全程深度解读人类首次拍摄黑洞图像! 各国球迷都喊我们裁判最差VAR永远消灭不了争议 波音737MAX停飞“后遗症”浮现特朗普:建议改名 死神漫改《境界》今日上映十大亮点引发网友期待 优步上市倒计时!融资100亿美元只为等待这一天 面对中美,德国在这件大事上急了! 补贴后售价15万元至19万元纯电轿车几何A上市 恩智浦投资中国无人驾驶公司Hawkeye:获汽车雷达技… 为了拍黑洞,科学家四处奔走凑齐“八大金刚” 旧手机换不锈钢脸盆?这些数据你有没有及时清除! 比伯P图与海莉换脸露蛮腰咧嘴笑画风搞笑 中国首位女子奥运冠军的故乡情飞赴万里回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