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4rfd.com_www.55rfd.com-【极力以最优质】:苹果发布会前瞻:新款硬件靠边站流媒体服务挑大梁

www.44rfd.com_www.55rfd.com-【极力以最优质】

2019-05-22 13:07:33

字体:标准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让“嫦娥”适应极热极寒环境(五四奖章获得者)#标题分割#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冯·卡门撞击坑着陆,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引发全世界关注热议。  登陆月背,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探测器的温度控制。月球表面的环境极端恶劣,月壤温差高达300多摄氏度。而嫦娥四号探测器能承受的工作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到50摄氏度之间,如果“嫦娥”的“体温”出现异常,探测器随时可能“休克”。  陈建新(见图,资料照片),就是让“嫦娥”在月背保持正常工作“体温”的人。他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室副主任、嫦娥四号热控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7年,陈建新博士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投入到我国探月工程中。2008年,我国探月二期工程着陆巡视任务进入实质研制阶段,其中,研制中的嫦娥三号将首次实现我国航天器在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嫦娥三号预计降落的月球正面虹湾地区,面临着苛刻的热环境考验,热控分系统是其中技术难度最大的分系统之一。表现突出的陈建新被委以重任,担任热控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来。”陈建新说,大家满脑子都在想方案。在嫦娥三号初样热平衡试验期间,为确保顺利完成我国首次探测器月夜热平衡试验,他和团队24小时轮班作战,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经过陈建新和团队的努力,嫦娥三号在国际上首次采用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技术,攻克了某热源综合利用技术,解决了嫦娥三号的月夜生存难题;攻克了远红外加热装置准确建模分析和极端瞬态热流计标定等技术,解决了探测器地面热试验验证难题……随着一个个技术难点被突破,保证“嫦娥”冷暖得到更深入和全面的考虑,最终确保了嫦娥三号任务的圆满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软着陆于月球。“当嫦娥三号探测器着陆月球,玉兔号巡视器从轨道上下来,‘踩’上月球地面的时候,我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陈建新说,“就跟自己亲自踩在月球上一样。”  嫦娥三号着陆成功了,探索的脚步并未停歇。2015年,人类首个月背软着陆和巡视勘察的航天器——嫦娥四号任务立项,热控技术再一次成为决定任务成败的关键,因为这次面临着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达330摄氏度昼夜温差的热环境考验,着陆区高低温边界更为恶劣,月背地形崎岖多山,又带来热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还需解决昼夜月壤温度测量及月夜采集系统供电的工程难题。  陈建新带领团队再次出发,从核心技术、热分析仿真方法、地面验证试验手段等几个关键环节开展调研,逐个研究。在嫦娥四号任务飞控期间,为了对在轨遥测数据进行监视、判读和及时反馈,他带领团队在飞控中心一干就是4个月,为了让着陆器和巡视器探测更多的科学目标,他们不分昼夜地“盯着”探测器,把试验现场、飞控大厅当成了“家”……  国际首次建立某温差电池与月球重力驱动两相流体回路耦合的热电高效利用技术体系,解决330摄氏度温差环境下稳定热电联供系统难题,实现月夜无光照条件下月壤温度测量系统的电能供给;创新建立了月壤三维全瞬态热模型,突破探测器休眠和唤醒自主热适应技术,解决嫦娥四号在极热极寒条件及崎岖地形下的“月背生存难题”;突破月壤传感器测温网络技术,国际首次获取了月背月壤的昼夜温度,为后续月壤采集、人类月球探测提供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中国智慧……这一次,陈建新和团队的收获更为丰厚。  掌控冷暖,领跑世界,如今陈建新已带领团队实现了3项国际首创,填补了3项国内空白,编制航天器核心技术文件200余项,大力支持了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开展。“航天事业是一个光辉的事业,值得我去奋斗一辈子!”陈建新说。(责编:单芳、陈悦)

责任编辑:www.44rfd.com_www.55rfd.com-【极力以最优质】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都挺好》大结局: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活成苏明玉 世锦赛冰舞西泽隆组合暂领跑王诗玥/柳鑫宇第14 独家对话滴滴遇害司机家属:他买车的钱还有七个月就还完了 中方回应美国官员涉新疆言论:纯属造谣诬蔑 发改委32次降价未果中国常用药价三年暴涨900%! 蒙牛“慢燃”原微商总代涉传销被罚款4300万元 意前总理:望在“一带一路”倡议中意能扮演主角 花旗:中骏集团目标价升至4.25元维持买入评级 王嘉尔生日会哭诉戴帽子原因不想外界对自己有偏见 民企有了发言人浙江温州鹿城助民企规范发布 花旗:第一太平目标价降至4元维持买入评级 北上广深可以变成北上深广但绝不会变成北上深杭 濮存昕:“流量明星”被市场裹挟缺乏工匠精神 网易成被执行人 碧生源上市9年亏损超4亿元总部大厦也被变卖 凯尔特人10天短约签回一员旧将!为季后赛救急 如何看一个人是运动员还是健身者?看这4个地方就对了 ?蔡英文“蹭个会”被美国议员用韩语问候了一遍 新手爸媽完美幫手ChiccoBabyHug多功能安… 5G+AI场景解读:物流配送的物联网时代 响水爆炸死里逃生的工人:在父亲鼓励下等到救援 十一个关键词揭示《都挺好》幕后的爆款秘密 华为李小龙:50倍变焦是消费者可接受的最大倍数 35分钟6出手11助攻!打着打着真的成了四哥? 泫雅下一步要带火的估是链条包吧 揭秘《RM》金钟国是如何拥有一身肌肉的 中国联合航空原执行副总裁吴刚加盟瑞幸咖啡 拳王徐灿获颁中国首条WBA世界金腰带 10记三分42分!库里不如他!28个三分破44年纪录 特雷莎·梅打辞职牌未说动反对者退欧进程原地踏步 52名中科院院士候选人评审产生 波什:我认为自己是史上最杰出的球员之一 张丽娜回归就开场?这季Icon超模太厉害 山东解说:点球是比赛转折点张弛作用明显被低估 强势美元叠加“猪队友”黄金多头受重创 “软下来”的苹果和小米能否拯救智能手机的焦虑? 国产最强B2B!吴曦插上两连击破门脚后跟绝了! 特朗普:不想对欧洲汽车实施零关税 共推三款车型星途-TX/TXL配置曝光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将在欧盟峰会上要求延长脱欧 空客获中国创纪录订单300架飞机订单价值近300亿欧 卫星无人机对准响水自然资源部部署应急测绘救灾 房企业绩普涨隐忧:富力雅居乐净负债率持续攀升 探营暴风眼中的璧合科技:深陷退货危机回应甩锅质疑 WTI原油期货第一季度大涨32%创10年来最大季度涨… 对于中国崛起默克尔说了句公道话 金博洋:秘诀是对自己更狠了未来目标再涨10分 丰田86疑似售价曝光或售27.78-28.78万元 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几天就恐慌?持续一个季度再研判 食用油反复使用,癌症转移风险会飙升 电影《大空头》原型盯上了新猎物这次是加拿大银行 净利润52.48亿长城发布2018年业绩报告 野村:汇率波动攀升需美债收益率曲线更陡峭而非倒挂 苹果公司CEO库克参观故宫院长单霁翔亲自做导游 盐城响水爆炸事故环境进展:甲苯等低于标准限制 美元一定会贬值的! 華映將下市 大同集團全面重挫 “软下来”的苹果和小米能否拯救智能手机的焦虑? 德经济增速放缓英脱欧僵局难破欧洲经济多面承压 VISA艾睿琪:数字货币是价值交换一个更有效率的方式 德银员工被禁止在与德商行研究合并事宜期间出售股票 26岁中国富二代娶43岁韩国女星为妻,亲密合照被指像母… 2019海帆赛半环组鸣金收帆总成绩冠军各归其主 郭平:运营商业务并未达到天花板5G打开了新可能性 法庭见!马斯克下周将就藐视法庭一事与SEC对簿公堂 里昂:中海油下调至跑赢大市评级目标价维持16元 响水:无学生伤亡涉事化工厂5公里内仅1所幼儿园 救救那个亿万富翁吧 《都挺好》的隐秘生意经:雷军撒钱马云马化腾数钱 顾家家居花钱买名气半年广告宣传费用高达1.89亿元 专业坑妻这个男人狂怼特朗普殊不知妻子心里苦 宋茜方就诋毁谩骂内容发声明:谴责网络暴力 参加过两次大阅兵的司令与200位将军同上考场 你的2019买“壳”指南一季度“壳”价清单 疑受污染加州亨利酪梨召回 滑联:没证据表明贝尔故意伤人教练持同样看法 花旗:康师傅降至沽售评级目标价下调至10.85元 加拿大人評選的2019年旅行清單19個目的地 MLBPlayball北京赛区落幕大成学校响尾蛇队… 收益率曲线倒挂:这个经济衰退的先行指标可靠吗? NB!饼皇暴力隔扣字母哥还为哈登报了砸头之仇 2019年又一只黑天鹅要来了:英国脱欧 金融科技如何赋能新时代?毛振华、马骏等共做讨论 科学家用50万人数据建新AI:可预测某个人何时死亡 宁波飞济州岛航班遇惊魂一幕乘客吓得尖叫不止 国足遇乌兹或遣另一套首发老师傅表态给卡帅上课 美国无线网测速报告:AT&T假5G网络不比竞争对手4… 韩国朝鲜跆拳道示范团下月在瑞士举行联合演出 澳大利亚拟议新法律:可能会使科技公司高管面临监禁 一周内第二起美帕克兰高中枪击案又一幸存者自杀 江西法院决定再审张玉环案:被控杀两男童已羁押25年 谷歌地图扩大众包范围:拟允许用户标注公共活动信息 郭少46+12三人合砍109分辽宁双加时胜福建1-0 三场0丢球!国安靠防守取最佳开局上次亚军这次呢? 王嘉尔被问是否单身下意识摇头自曝初恋是外国人 电影里把自己刷成阿凡达的华裔姑娘原来这么时髦 黑鲨游戏手机2评测:骁龙855+塔式全域液冷散热 无误判鲁能原来这么强英超名哨树标杆要能都这样 中石化冠德跌近6%去年毛利及营收均跌 多部门整治医疗乱象严打骗保挂证等行为 梅西:我的儿子问我为什么在阿根廷人们要杀了我 张勇卸任淘宝法定代表人 多倫多西區復活節撿蛋好去處|還有面部涂鴉、木偶表演、農… 37+11三分!上帝库里赢了全世界,却赢不了裁判 里昂:北控水务目标价升至5.8元维持买入评级 孟美岐跳《卡路里》超沉醉随音乐舞动十分享受 塞胡多升重UFC238战莫拉斯争夺置空雏量级冠军 马云湖畔大学演讲:做企业要像农民种地一样 北京:人工智能企业和专利数量均居全国第一 美银美林:华晨中国目标价降至8.3元维持中性评级 美联储的下一站会是降息吗? 猫眼娱乐高管解读财报:高质量内容需求越来越大 斯诺克球坛全都成了奥吹他有的不是球技而是魔幻 易事特终止29亿买光伏资产历时近两年市值降59亿 美媒称中国货轮可载集装箱导弹潜伏美军港外攻击 男人结婚就会变?揭秘男人结婚后变化 招银国际:国银租赁维持持有评级升目标价至1.9元 花滑世锦赛公布收视率羽生结弦瞬间最高值23.1% 韩国艺人郑俊英承认罪行并道歉外媒:很快有结果 猎聘2018年全年收益12.25亿元同比增长48.6… 苹果高调进军流媒体,能否在此新领域造就轩然大波? 这是2019年迄今中国外交的最重大突破 薅求职学生“羊毛”培训机构“付费内推”应管起来 斗鱼年收入破40亿计划年内启动赴美上市 天猫三千多元的“椰子鞋”三平台鉴定为假货? 镇政府工作人员涉黑被二次通缉赏金提高至十万元 她长相很一般健身前后却判若两人! 特朗普给欧洲汽车制造商支招:在美国多建厂可避税 纪平梨花终结全胜战绩:无论如何都要相信自己 性侵8岁女童的恶魔将被释放,请告诉孩子,我们身边真的有… 最新出爐:美加10大最臟蔬果,連續四年第一都是它! 瑞银:国药控股目标价降至39.3元维持买入评级 网友热议未来球王:大罗之后最全能强过同龄梅西 彭于晏30年前旧照曝光锅盖头大眼睛萌翻网友 颐海国际走高超过半成破顶去年多赚99% 呼和浩特在建地铁口天然气泄漏事故气浪高十几米 美国2月预算赤字创单月历史新高 道明证券预计里拉下个月再次崩盘到5月1日将贬值29% 中国足球小“北漂”:下一个梅西?下一个自己 恒大谋变隐藏着许家印的哪些玄机 杨超越户外散步享受春日气息扎麻花辫清纯甜美 林心如罕见晒娃!两岁女儿小海豚露“奶油桂花手” 保时捷2018年业绩强劲2.5万员工人均领1.1万美… 十佳球没跑了!他用保罗独门绝学晃蒙卢比奥 央视:中国足球不能总来试错卡纳瓦罗还有时间吗 悲观预警经济增长美联储又和白宫唱反调 日本平成年代最具代表选手票选羽生浅田列二三位 郭士强:卫冕目标不会变先打好和福建的比赛 欧盟欲夺回数字控制权美科技企业“头大” 2019年4月01日期市交易提示 还以为大英帝星=不成器?看英格兰怎么搞好足球的 国泰航空拟收购香港快运航空100%股权 偶像经纪公司追逐偶像梦四成以上成立不到三年 博骏教育3月28日回购12万股耗资15万港币 分析:苹果流媒体视频服务每年可带来100亿美元营收 警惕麻疹卷土重来 数据没赢比赛也输了!哈登拱手将MVP送给字母哥 马天宇骗外甥妹妹被抱走了小家伙急得哇哇大哭 看图论市:如果英国无协议脱欧欧盟损伤最重的是哪家 刘銮雄长子小15岁新欢曝光,网友吐槽:父子审美隔了一条… 瑞信:万科企业目标价升至32.7元维持中性评级 一季度全球并购规模下降17%跨国并购下降45% 李克强在海南考察:把减税的真金白银真正落到企业 新列车运行图4月10日实施京津冀线路进一步优化 微信支付日均总交易量超10亿次月活商户同比增长80% 单欢欢:体能越踢越好国奥自己打好了谁也不怕 分解巴菲特的超额收益:股神的三大能力圈 AT&T的“假5G”网络实际速率被发现低于现有4G网络 新型男性避孕药:不抑制性欲的情况下减少精子 树中美合资企业的典范凯迪拉克品牌空间启用 人事|福特汽车任命亚马逊前高管担任CFO 全能小星脉全新路虎揽胜极光官图解析 再升级上海书记市长担任“双组长” 菜鸟、易流、阿里云等发起成立数字化供应链生态联盟 本周北京气温多起伏周四降温明显最高仅14℃ DC櫻花節3.28周五播報,+推薦櫻花季的特色餐館 新能源补贴退坡氢动力开始受“宠爱”? 奥迪RS4Avant/RS5Coupe上市售价8… 科创板迎来首批“敲门者”9企业获受理 美媒:Facebook明文存储数亿用户密码被查看90… 华为郭平谈2019业务预期:前两月总体收入增长超30% 欧洲议会批准互联网版权新规被指代价高昂 农业农村部:各地落实好非洲猪瘟强制扑杀补助政策 一汽-大众\"出战\"新能源2款全新电动车明日亮相 法国人:我们要跟中国人一起上月球 川普要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主权 YouTube否认不再接受新剧剧本并将推出免费观剧服… 大摩:国泰航空给予增持评级目标价15.6元 苹果发布iOS12.2正式版AppleNews+… 2019机遇之城在哪里?京沪港穗深排前五 冠军赛逆势夺冠傅园慧为何突然“失去理想”? 美空军演练战机快速人员交换可提高F35作战效率 舒适性配置升级猎豹新CS10将于4月上市 正面硬刚证监会和周小川呛股市他的金句又引爆了 通过5GCE认证后,4月10日或发布5G版Reno? 我什么时候会死?人工智能将预测慢性病患者死亡时间 忍辱负重鲍威尔!美联储变身大鸽只为特朗普的K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