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77psb.com_www.77psb.com-【全新推出】

来源:响水爆炸时孕妇被玻璃和塑料板压住身子孩子没了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3 16:53:26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拒不认罪、“零口供”?检察官用铁证让大毒枭被判刑#标题分割#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3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林珑)自以为没有留下证据,只要拒不认罪就可以逃脱法律惩戒,但在强有力的证据链面前,即使零口供依然能够定你的罪。近日,由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王大军因犯贩卖毒品罪,被玉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王大军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毒贩?  玉环市公安局在办理刘建、赵松等12人重特大贩毒案中发现,赵松曾将毒品卖给一个叫王大军的人,而王大军又将毒品转卖他人。2018年5月5日,王大军在贵州省福泉市被抓获归案。6月1日向玉环检察院提请审查逮捕。  然而,经办检察官在审查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零口供”贩毒案件,王大军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现有的证据仅赵松等人证实王大军从其处购买毒品,通过马仔转卖他人,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王大军贩毒,其证言无法证实王大军贩卖毒品的具体场次、交易对象、贩毒数量等等。  再一个就是王大军的马仔罗某林在2017年8月被抓获归案并判刑,但他交代老板是一个绰号叫“老葛”的人,通过微信名“钱钱”的联系,但赵松、周昌林等人口中的王大军绰号是“满满”、“老满”,没有提到王大军微信号,买毒人员与王大军也没有直接的面对面联系,即使可以认定罗某林是王大军的贩毒马仔,罗某林贩毒行为是否就是受王大军指使?在王大军拒不承认的情况下,只有罗某林一人指认是受王大军指使贩毒,孤证难以定案。  王大军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很强的毒贩,公安机关无法提取王大军贩毒的相关电子证据,手机信息等客观证据缺乏。据罗某林供述:王大军教导微信要经常换,微信不用真实身份,而是去某宝上买,购买多个微信轮流使用;万一被警察抓住,要及时把手机摔碎,罗某林被抓当天也就是将手机摔碎了,导致警方提取不到手机信息。刘建、赵松等人供述也证实王大军等贩毒同行之间经常互相提醒换微信、手机号码,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王大军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毒贩?  捕还是不捕?检察官与时间赛跑!  在直接证明王大军贩毒的证据单薄的情况下,在审查逮捕阶段,该案一度面临退查不捕,但承办人考虑到王大军可能贩毒数量在300克以上,作为马仔的罗某林都已经被判服刑,王大军却可能因为拒不交代犯罪事实而逃避刑事责任。而根据王大军同村的周某证实,王大军贩毒在老家人尽皆知,其前妻就是因为贩毒被判死缓,王大军也曾因贩毒被抓,但进去后没事出来了。王大军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尝到了拒不交代而逃避责任的甜头,心存侥幸,故技重施。承办人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一个大毒贩,放过就可能印证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违司法公平、公正。  王大军贩毒案报捕期间,正是玉环市人民检察院“捕诉一体”刚开始试行,“能捕就要考虑能诉”,面对王大军零口供案件,为了诉得出、判得下,承办人提前以起诉的标准全面地引导侦查活动,在报捕阶段就为提起公诉做准备。审查逮捕的时间只有七天!承办人开始跟时间赛跑。在重新梳理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承办人即刻列出长长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经办人马上补充证据。  先是从其他到案的同案犯中入手,求证王大军跟罗某林是认识的,并且就是王大军的马仔。再是通过赵松和罗某林的证据来相互验证王大军向赵松购买毒品的事实。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王大军一直通过一个叫“钱钱”的微信指使罗某林,但证据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钱钱”就是王大军,承办人让公安从同为赵松下家的罗俊、刘建等人入手,最终,罗俊称自己有王大军的微信,还帮刘建给他打过钱,这个微信号就是“钱钱”。  王大军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经补充收集相关证据,虽然王大军零口供、电子证据无法提取,但王大军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已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经过上述事实与证据的梳理,玉环检察院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扭转退查不捕为批准逮捕,为王大军定罪起诉打好了良好的证据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王大军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由于在审查逮捕阶段有罪证据基本上已得到了固定,该案得以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王大军贩卖毒品300余克,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法院审理时,王大军仍然当庭拒不认罪,其辩护律师也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作无罪辩护,然而,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采纳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并当庭宣判:王大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万元。面对本案当庭出示的大量有罪证据,面对有期十五年的有罪判决,王大军没有提起上诉。

编辑:www.77psb.com_www.77psb.com-【全新推出】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zhuchengbanj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首长四方去年度亏损5888.2万元不派息 领先61分倒地拼抢!广东高强度打满四节太职业 工信部长苗圩:未来将和交通部推动道路智能化改造 工信部拟撤销部分新能源车免购置税资格涉北汽、比亚迪、… 若协议获批英首相愿让位“脱欧”结局难定 王俊凯黑色顺毛乖巧自拍穿连帽卫衣少年感满满 韦德致命抢断+制胜球热火逆转独行侠闯进前八 意大利奢侈品牌RobertoCavalli创意总监宣… 委总审计长宣布瓜伊多15年内禁任公职美国:荒谬 博骏教育3月25日回购1万股耗资2万港币 黄宗泽回应菠萝头上热搜网友纷纷建议换回以前的 缅甸民主浪潮报埃朱:适应新环境时要坚持价值观 追平魔术师历史第一!可怕的是最佳新秀还不稳 发力下沉市场!手机淘宝将上线特卖区最快今天开启 映客失速:去年营收净利双降市值不及虎牙十分之一 积极服务小区美国纽约布鲁克林两华裔青年获表彰 宝业集团去年盈利8.7亿人民币不派息 张嘉倪深夜发文,配图暗指受排挤,网友:是你太过分! NASA:印度反卫星试验留400块碎片威胁空间站安全 猫眼娱乐多元业务驱动高速增长上游业务潜力巨大 雷诺决定单设中国区业务提名葛树文任东风雷诺总裁 日本扩大接收外国劳动者的法案今日起正式施行 巩俐与男友合影法国总统夫妇亲密搭肩手露钻戒 53岁温碧霞近照曝光,身材有料皮肤紧致,却被嘲一把年纪… 土耳其会是那只煽动的翅膀吗? TCL集团:通过子公司出资2500万美元投资美创投基金 阿里“出海”:首块“试验田”Lazada都发生了什么? 林良铭:国奥不具备亚洲前三实力我和皇马还有合同 维特斯险些复制麦迪时刻热火输季后赛关键战 卡帅谈未来:没合适模式就带恒大若有需要就留下 祁玉民挥别华晨,十三年的“功与过”谁人评说? 四川凉山大火失联人员确认遇难24人2人取得联系 紐約CityPASS|如何多快好省玩轉紐約地標?!C… 苹果这场\"颠覆性\"的春季发布会为何仍难让市场满意 柯P欲訪苗栗遭拒徐耀昌直言和柯P沒交情 瞿颖晒与胡兵17年前合照如今亲密依旧引发回忆杀 2019新能源补贴政策解读:门槛提高退坡超预期产业… 曝科勒决定原谅汤普森只为女儿有完整家庭 23+14+7+休息3分钟!詹姆斯19年最开心的单场 詹姆斯调戏被晃飞的老队友没想到没一招反杀 强对流天气预警5省区将现8-10级雷暴大风冰雹 建业vs深足首发:卡尔德克pk普神阿德里安首发 武磊要吃到惨败?西人近4场客战被巴萨狂灌19球 国外小伙15岁开始健身7年时间逆袭变身肌肉型男 吕良伟挺甄子丹拒出席晚宴荣誉主席何超琼未回应 牛市顶点的虚假流动性陷阱会是什么样的? 美国不淡定了中国抓住了美国的关键“软肋”? 民企有了发言人浙江温州鹿城助民企规范发布 团贷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44名嫌犯已被刑拘 李奇霖:未来同业合作中银行理财将具有较强竞争力 长三角房价止跌微涨专家:试探性上涨或动力不足 阿信晒娃称陈妈妈如愿抱孙粉丝:是不是叫余人杰 最糟糕情况正出现这周末发生两件意味深长的大事 苏媒:球迷在乎的是精神不是胜负期盼江苏复苏 广汽曾庆洪:大家到工厂去看汽车行业已被数字化颠覆 工行18年归母净利增4%至2976.8亿元不良贷款率… 四川出动300余民兵搜救凉州森林大火4名失联者 比特大陆架构调整:王海超任CEO聚焦数字货币AI芯片 小摩唱空带来汇市大跳水引发土耳其\"国家级愤怒\" 心里没你的男人,微信上才会这样回复你 冰壶世锦赛中国男队连遭偷分首战4-9不敌瑞典 入江陵介:世锦赛选拔报名2项不想让步年轻人 美国1月份贸易逆差收窄进口中国商品大幅下降 这些外国顶级大学都承认中国高考了图的是什么? 北美票房:《小飞象》开画登顶麦康纳新片低迷 中超-埃尔克森赛季首球艾哈制胜上港2-1客胜华夏 野村:龙湖地产目标价升至30元维持买入评级 深化宝马“在中国,为世界”战略科鲁格首次提出“三大共… 谢娜发博否认封杀张碧晨,赵丽颖意外抢镜 明明:监管趋严是主流消费贷难以进一步大幅增加 中国中车去年利润113亿人民币 武汉警方三赴上海打掉诈骗团伙刑拘51人 索帅:转正后首先联系了爵爷曼联的目标一直是冠军 游戏大国被逆袭日媒:中国手游给日企出了道难题 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遭绑架案情有新进展 辭世前一天仍堅持運動洛華裔人瑞享嵩壽111歲 这位小哥是清华学霸!揭秘《歌手》波琳娜的合伙人 意甲-C罗缺席迪巴拉负伤00后金童3连斩尤文1-0 意识到中澳关系紧张澳大利亚今天宣布两重大决定 同为反卫星试验西方为何猛烈抨击中国却未谴责印度 最新个人消费支出低于预期美国人不敢花钱? 6个撕裂腹肌的动作2个月在家虐出马甲线! 响水救援应急处置工作第五天部长进入爆炸核心区 丁俊晖生日夜拿首胜坦言相比14年前更加成熟 欧盟对耐克公司罚款1,250万欧元因其限制跨地区销售 乐视夏普创维等电视开机广告关不掉厂家利益能至上? 揭秘非洲神秘部落结婚当天新娘为何发出悲惨的哭声 北京市制造业等行业新设市场主体占比降至21.9% 中国炒房团的“威名”四起为啥不敢去德国炒房? 与标致、雪铁龙等并网销售DS高端形象会否受损伤? 云南信托迎来监管背景董事长此前任职平安银行 郁亮回应\"活下去\":说给自己人万科属危机感驱动型 除合力造车外广汽蔚来“合创”公司将在多元维度创新 34岁岑丽香宣布产子喜讯:一家三口可以剪刀石头布 中国人海外体检兴起,小心“水很深”! 聂卫平炮轰国足:不学无术!给中国人民丢人添堵 数百中国球迷上海观战加泰德比见证武磊对阵梅西 曝锡安只想去骑士打球他要追随詹姆斯的脚步 Lyft亏损上市华尔街质疑按需服务公司盈利能力 奥预赛-张玉宁胡靖航合造六球国奥8-0血洗菲律宾 疑现场学生曝陈奕迅迟到还臭脸分享内容互动性差 与脱欧协议挂钩的英镑上涨预测可能过于乐观 联讯策略:4月十大金股及市场展望 华为消费者业务2018年营收3489亿元成最大营收来… 资管新规元年冲击波:平安银行理财收入最高锐减六成 AC米兰门神开场33秒送大礼!传球踢呲变助攻|gif 昨晚,苹果没有发布任何硬件 国家发改委的重磅文件讲到一件大事 绿军遭遇内线真空!首发中锋横拍落地伤退-gif 库里轮休却祭出毒奶神功!大热新秀被他奶出局 索尼将最多削减一半手机业务人员 央行出手:你刷卡时将被GPS定位保护 华夏主帅:输球结果令我非常难受对球员表现满意 华夏主帅:很期待对阵卫冕冠军非常喜欢主场作战 国外土豪们喜欢在朋友圈晒什么酒? 这个奇葩国家怎么总在货币危机的“路上”? 无协议脱欧“阴云”笼罩英国欧盟警告声响一片 不滿校長續任無限期輔大生罷課校方持續溝通 聚焦博鳌中国与世界经济怎么走? 原油市场三国混战,Traders在跟谁做交易? 汽车降价潮范围扩大:合资车降价压力传输至自主品牌 400年来首次比利时撒尿小童不再“尿”出饮用水 亚马逊联手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致力于AI公平性研究 年近百岁的翻身农奴巴珠讲述新旧西藏两重天 16记暴扣!三战轰90分36板!韩德君的空他来补 北京:沙尘虽然减少,治霾仍不轻松 本季最佳队友入围名单:一哥海王领衔12人名单 “斗鱼”不到半年投诉23次要“虎牙”下架 前十大私人银行变阵:招行和四大行私行规模增速放缓 野村:英镑的命运都握在“铁娘子”手里了 汪涵:有的人不需要婚姻 传统车企大军压境低速电动路在何方? 卖8亿人信息换4亿营收这是怎样一种病态的商业模式 真人《小飞象》电影口碑解禁视效获赞角色塑造差 县书记参加的特殊婚礼:谁家出嫁不要彩礼我就去 朱志根:孙杨冬训很要强志在东京奥运800自冠军 意大利经济金融部长:投资行为可能发生连锁效应 江西法院决定再审张玉环案:被控杀两男童已羁押25年 “铁饭碗”不好端也不好丢这5类人不得辞职 宋雪涛:等待4月降准十年期国债利率可能跌破3.0% 4/1起行動支付可以繳納花蓮市多項行政規費 响水爆炸救援人员:主着火点为2个1500立方米苯罐 官宣!祁玉民谢幕华晨汽车沈阳市副市长阎秉哲接棒 老司机暴扣,纳什重回达拉斯,爆料德克要退役 交银国际:保利协鑫能源目标价0.48港元予中性评级 库里运球绝杀雷霆vs兰姆3秒绝杀猛龙,谁更难? 官宣!成都晚报3月30日休刊,转型运营新媒体业务 U23亚洲杯分档:国奥三档日韩二档泰国越南最高 詹姆斯赛后竟用保温杯喝水也开始喝枸杞了吗 征服全美最强势老男人团估值百亿独角兽骗局被戳穿 阿里“出海”:首块“试验田”Lazada都发生了什么? 不爱就分开!8年时间中国人“离结比”上升逾两成 阿里健康支付宝携武汉中心医院打造便民“未来医院” watchOS5.2更新中国香港已支持心电图功能 美国两名黑客发现特斯拉安全漏洞获重奖 比特币今日高点破5000美元大涨原因何在? 臀腿塑形6个动作在家练助你提臀瘦腿练出好身材 F1H2O沙特大奖赛前瞻天荣队战力满血志夺开门红 瑞银:下调华润电力目标价至12.7元维持中性评级 尾盘:白宫经济顾问呼吁立即降息0.5%道指上涨200… 摩根大通在资产和财富管理部门裁员数百人 口袋理财:因被调查暂无法正常运营即日起暂停发标 UFConESPN2前瞻:巴博萨VS加瑟基站立火… 佳兆业现跌4.96%去年纯利下滑16.3% 委内瑞拉谴责美国因反对派幕僚被捕制裁其国有银行 《我们的师父》牛犇师父立规矩徒弟开篇遭考验 中国忠旺:2018年度纯利升18.73%至41.95亿… 贾斯汀比伯房间遭误闯?陌生女子已被警方逮捕 中国移动总裁李跃:5G比目前的4G网速高20倍 新能源汽车“断奶记” 同样是蹲,为什么箭步蹲比深蹲更能练到臀? 高球客遇巨型短吻鱷 近距離拍攝大呼瘋狂 美银美林:华晨中国目标价降至8.3元维持中性评级 曝锡安只想去骑士打球他要追随詹姆斯的脚步 银行大厅写“抢劫留言”常州一男子恶作剧被拘10天 美海軍15年內將建32艘攻擊核潛艦 大新金融18年股东应占溢利减少64.6%至19.15亿… 中国恒大多元化布局已经成型核心净利增逾九成 袁立宣布结婚: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了 美国2月新屋销售增至11个月高位 奥林尼克VS哈里斯斯旺森VS布尔哥斯入UFC渥太华赛 匡威“摇号售鞋”价格飙升至上千不准穿其他品牌衣服进店 吴迎秋:吉利戴姆勒合作取长补短强强联合 联讯策略:4月十大金股及市场展望 朴训熙:技术跟生活已经密不可分整个趋势不可避免 “老佛爷”获减刑她与厅级县委书记丈夫双双入狱 律师一条推文让耐克蒸发94亿15分钟后就被抓了 任职新岗2个月卸任他曾是全国著名“反腐先锋” 贵州少年刺死校园霸凌者被判8年法院:重视正当防卫 Android十周年为让Android更安全Goo… 苹果发布iOS12.2正式版AppleNews+… 斯里兰卡国家电视台萨郎卡:要去提高内容质量 小米进军短视频推\"朕惊视频\"雷军下一步还要干嘛? 詹姆斯确认缺席世界杯明年可能参加奥运会 苹果这场\"颠覆性\"的春季发布会为何仍难让市场满意 访华前新西兰总理说:“感谢中国体谅!” 第六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4月3日回归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