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55rfd.com_www.55rfd.com-【以回馈客户】

来源:沾了勇火的光!NBA季后赛收视率创7年来新高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2 13:01:00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标题分割#还记得当年的“流浪求学记”吗?40年抚今追昔话教育  【一名讲述人】  王金生:秀洲区王江泾镇教师,52岁    【一种获得感】  “你是不是像我曾经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头……”这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我的未来不是梦》。每每哼唱这熟悉的旋律,我都想起当年辛酸的“流浪求学记”。“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些歌词让我热泪盈眶,感觉充满力量。  回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的切身感受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知识能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我们都不应停止奋斗——我的梦,中国梦;中国梦,我的梦!    【一个小故事】  12月7日正值“大雪”节气,嘉兴迎来了今冬初雪。王金生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纷纷飘扬的雪花,思绪也飘到30多年前的冬日。记忆中那寒冷刺骨的冰天雪地里,少年王金生正苦苦挣扎求学,为了读书而辗转流浪。  “那时求学有多苦,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王金生感慨万千。从艰难求学,到后来当了近30年教师,他对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巨变感受至深。  王金生讲述:  1966年,我出生于嘉兴郊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我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那时对于农家孩子来说,上学是很奢侈的事。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8岁那年才有机会走进小学。父母给我买了书包,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新书包。学校里只有破教室,没有课桌椅,我只好拎一只拔秧凳去上学,课桌则是用破旧踏水车的车斗来代替。  那时农村太穷了,我们家孩子又多,有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父母能给我缴学费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闲钱买学习用品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在课后想尽一切办法自己赚读书费用。在家里养兔子,到处去捡破烂,废塑料、废金属、牙膏壳、甲鱼壳等,只要能卖钱的我都捡。夏秋之际,我还经常去捡蝉蜕、割草药,换来一点钱就拿去买铅笔、橡皮。  那时上学,最苦恼的是雨雪天,由于没有雨鞋,我只好在布鞋底下各绑一块砖头,趔趔趄趄地去上学。纵然这样,布鞋还是无数次被雨水打湿,一到冬天我就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  就这样苦苦支撑到小学毕业。1978年春,我父亲因意外去世了,家里更贫困了。母亲觉得实在无力养活我,就提出要把我送给别人做养子。  “好不容易养他到13岁了,我们不会答应的!”在四个姐姐的一再反对下,母亲才答应不把我送走。也因为姐姐们的支持,我得以升入初中继续求学。其实我已算非常幸运了,我的同龄人读完小学大多辍学了。  整个求学过程中,面对一次次窘迫的困境,我母亲曾无数次提起同样的话题,让我辍学去学门手艺,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可我太想上学了,我知道只有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为了读书,我咬紧牙关,倔强地一次次跟母亲抗争。在姐姐们的勉力支撑下,我才得以一次次继续学业。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中专,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争取到了进嘉兴三中读高中的机会,但前提是必须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且要作为旁听生先试读一个月。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他们肯接收我,一切困难我都能克服!  就这样,我进嘉兴城里开始了我的流浪求学生活。一开始,我借住在亲戚位于环城南路南门木材厂的临时宿舍里。这里离学校虽远,但好歹让我有了“容身之处”。  期中考试刚过,考了全年级第五的我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临时宿舍要取消的消息闹得束手无策。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我住到了他们建筑工地上,都是刚造的房子,门窗都没装。我不嫌苦,只要能让我把书念下去,不管住哪都行!  转眼已是深冬,天空飘起雪花,地上也结下厚厚的一层冰。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只有一个出口,若是回来得晚,门关了,我就只能顺着工地上的毛竹架爬到二楼睡觉。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晚自修回来,正准备上毛竹架爬回住处,却发现所有毛竹上都已结了冰,滑溜溜的抓不牢。上下试了试,我咬咬牙,冒着风险一点点往上移。天太冷,手指没一会儿就被冻得麻木,手臂、脚上也慢慢没了力气,爬到一半时,一不留神,整个人从半空摔了下来。我当时疼得竟一时爬不起来,好在下面是厚厚的积雪,人没摔坏。躺在雪地里缓了十来分钟,手指能屈伸了,我再次小心翼翼地爬竹架,终于爬到了二楼。那一晚,我感觉好冷好冷。  现在回想,那些苦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元,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我给自己作了硬性规定——每天生活费不超过2分钱。9分钱的什锦菜能吃一星期,2分钱一块的豆腐乳我可以吃4顿……惟有这样,我才能省下钱来买学习用品。  遗憾的是,高考我又落榜了。为了逃避母亲的责难和邻人的嘲讽,我以去嘉兴城里打工的名义偷偷去上高复班。庆幸的是,我在民丰造纸厂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临活。忘不了1984年那个夏天,白天我在工地拉砖头、搬水泥、铲黄沙,晚上赶去学校上课,回工地又继续看书、做作业,有时还厚着脸皮去纸厂外捡废纸当草稿纸。咬着牙负重奔跑的每一天,都累到散架,可我当时就是有股子信念,觉得一切都能扛过去!  1985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大学时光依然清苦,但已经有所改善了。我每月能领到国家补贴的27斤粮票,哥哥姐姐也会轮流给我生活费,有时一个月5元,有时一个月3元。  大学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荷花乡中学当语文老师。当教师这几十年,我亲身经历了教育事业的巨大变迁,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教育,学校的环境设施日新月异,孩子们都不再为物质条件而发愁,“流浪求学记”彻底成为历史!  这30年里,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8年8月16日,我刚工作时月工资75元,到2000年上半年已增加到了900多元。2000年下半年起,我的月收入又翻了一倍。2003年11月,我通过不断努力,顺利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月收入近3000元。如今,我儿子在莲泗荡风景区工作,儿媳在社区工作,妻子在家里专职带孙女,而我临时借在镇志办工作,月平均收入已近万元。    【一段手记】  1977年,恢复高考的一声春雷,振奋了无数青年。大学招生更平等,让多少农村娃改写了命运。从“没学上”到“有学上”再到“上好学”,学习途径人人都有、出彩机会人人享有,教育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梦想成真。  长期以来,嘉兴市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围绕教育现代化目标持续加大投入,大力深化改革,着力推进优质均衡、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全市已有6个县(市、区)被评为浙江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县,教育现代化水平居于全省前列。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嘉兴市初中、小学入学率和巩固率均达到100%;初中毕业生升高中段各类学校比例达99.07%;普通高校招生2.4万人,毕业学生1.63万人。  数字背后是教育发展的生动变化:一座座美丽校园应运而生,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城乡教师实行双向流动,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嘉兴推进教育全面发展不仅当下有为,而且未来可期!

编辑:www.55rfd.com_www.55rfd.com-【以回馈客户】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zhuchengbanj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英国演示“极致隐身”战机技术或先应用在无人机 美欲对台军售常态化中方罕见用\"两个严重\"警告美国 人和马谁控制了谁? 复旦教授解读:美国拉中国核裁军我们该如何应对 快递巨头意外身亡:17岁带300出村有127公司实控… 特斯拉重组Autopilot软件团队:由马斯克直接负责 自动驾驶超强“吸金术”:催生“PPT公司”入场圈钱 初夏时节,邂逅洛杉矶的山间瀑布! 5月11日酪梨籽的好處 《八佰》戛纳曝国际版海报管虎重现中华儿女血性 曝拉塞尔机场携带大麻被查!已经收到法院传票 富瑞:维持华虹半导体目标价19.5港元重申买入评级 【乐活蒙城】蒙特利尔超市里这几种防晒霜千万别买!你变老… 谷歌搜索现错误:港股未开市,恒生指数竟大跌14.48% 美国拨款6亿美元力保这一领域全球主导权 挪威将被撞沉护卫舰打捞修复或将花费14亿美元 国民党“初选特别办法”将提报中常会韩国瑜表态 武磊队友冲击西甲全勤纪录38场比赛不落一分钟 8人代购印度抗癌药未被起诉:只收取适当工本费 俄海军演练防空战术小型导弹舰将成“舰队之眼” 张睿发布新歌《慢慢爱》“睿式”情歌第二弹来袭 新生儿睡觉时爱扭动,脸憋的通红是咋回事? 新“吃鸡”手游来了腾讯股价大涨业绩能否大吉大利 杨童舒生日助力公益“暖心礼物”回馈爱心传递 汇丰:首予新意网持有评级目标价6.6港元 南非执政党胜选:与祖玛政府丑闻切割政策平衡 姚明同届最后的战士!火箭36岁老将称今夏退役 新氧美国上市:募资1.8亿美元成互联网医美第一股 郭可盈晒照庆与林文龙相爱二十四年:继续幸福 容祖儿演唱会拒绝加场售票治黄牛为粉丝谋福利 近6个小时的股东大会问答,巴菲特谈了这些 内房股反弹融创升近3%5龙头房企首4月销售千亿 印度首富从千百度手中收购英国老牌玩具店Hamleys 华东理工大学51岁生物工程学院副院长卢艳花逝世 震惊近8万亿!货基\"宝宝\"最低万份收益已不足2毛 移动前董事长发话,未来5G的资费必定低于4G! Fitbit第一季度营收2.72亿美元净亏同比收窄 俄北部港口气温达29度全球二氧化碳浓度创新高 快讯:港股恒指低开2.46%万洲国际跌11.7%领跌… 万达影视发生多项工商变更:20位股东同时退出 《跳舞吧!大象》定档7.26艾伦金春花领衔主演 焦恩俊夫妻吵架后一年无联系林千钰:各忙各的 皇马犯愁!想买博格巴至少掏2亿盼他降薪转会 上汽投30亿补贴名爵荣威受益吉利长城或承压 觀星季開啟:內華達邀你共賞一幕星 短暂的IPO狂热重返华尔街 非法穿越无人区很酷?西藏公安:你的样子一点都不美 她成英国首位女性国防大臣前任涉华为事件被开除 胜利今日将被拘留?结束审问后双手被捆走出法院 郭采洁分手杨佑宁情伤深?导演曝其哭戏很用力 朱婷:留洋收获不一样的幸福我已准备好回家了 新浪观影团《罗马》华谊影院望京店免费抢票 4月非农前瞻:这个“十年一遇”大事件或成最大变量 王菲女儿李嫣深夜蹦迪玩嗨了,网友:她才13岁啊! 中国电影《天火》C位霸屏戛纳电影节 窦骁大方承认恋情:女孩,别再为了“伪单身”的渣男死去活… 瑞信:汇控首季成本控制优预期维持中性评级 冲突,鼻子打破!铁炸了的比赛居然能打成这样 5月10日計較少就快樂得多 女垒亚洲杯中国2比9日本摘银九月战奥运资格赛 伊能静首度回应儿子出道:还没有进入娱乐圈的想法 范可新晒照帅气十足感慨:愿你要的明天如约而至 斯坦福事件再逆转,富豪女儿被开除竟然不是因为650万美… 节目评委diss周杰伦:喜欢作品但不喜欢他唱的歌 北京城市讯通发生工商变更:姚劲波退出由女助理接任 大跌近9%结束疯涨\"人造肉第一股\"终遭做空 加拿大澳洲房价骤跌“中国大妈”为何冷眼旁观? 在这一方面中国打破了日本维持30多年的纪录 皮海洲:把1250元的贵州茅台留给机构投资者自娱自乐 金融云之战,“融联”狙击BAT 《嘉人》辟谣不再和范冰冰合作:有关报道不属实 交银国际:华能国际升至买入评级目标价5.52港元 美三大股指大幅下挫道指收跌逾600点 美军艰难提升战机战备率:F35仍在努力F22却难达标 金莎为证明自己长残在线求网友用AI修复童年旧照 你家的房子有变化了你还不知道? 李咏去世后哈文首晒与女儿合影母女俩颜值颇高 范丞丞回应点赞杜华称手滑点赞认错剁手 曝MiniJCWGP版内饰或增全液晶仪表盘 原小说抄袭成立剧版《锦绣未央》暂不受影响 微信朋友圈裂变受阻部分企业获客面临灭顶之灾? 英国一季度GDP同比增长1.8%符合预期 2018年中国进出口200强企业(附名单) 张艺兴新歌献礼五四百年三次参加央视五四晚会 杠杆资金盯上这14股加仓猛干机构说这8股后市空间大 林俊杰晒与妈妈合照:这个母亲节极度想念 32+5+6三分!利拉德时间到超远干拔+神仙抛投 洪秀柱率团赴北京交流:为台湾人民的权益想办法 台当局以“越界”为由强行拦截清查大陆渔船扣押11人 央美设计学院副院林存真:冬奥会徽8个月改上万次 日本突发汽车撞幼儿园师生事件已致2人死4人重伤 \"跆拳道被武术馆团灭\"事件传到韩国了韩国人炸了 中超-巴索戈制胜球奥汗德扎双响建业3-2客胜华夏 人设崩塌疯狂屠城《权游》龙妈究竟缘何黑化? 中国老年人花样健身忙“人老心不老”就是说他们 4架真机大兴机场试飞成功8月将开展低能见度试飞 文在寅与特朗普通电话美方支持韩国对朝粮援 两部门发:流量资费不只降20%老用户自由选套餐 JIAGROUP首季度亏损134.6万元不派息 沉睡的“黑天鹅”蠢蠢欲动欧盟一份预测报告炸开锅 竹内结子出席电影首映婚后首次活动因祝福微笑 受统一季绩造好带动康师傅现上升5.14%收复10天线 与鲍威尔意见相左?多位美联储高官对通胀表示担忧 Angelababy抱2岁儿子出行,小海绵扎小辫发量惊… HTC董事会提议2015年以来首次派息 美国F-1留学生如何在美合法工作? 美国经济数据亮眼巴菲特揭“凶兆” 美国赛马公司出售“冠军马粪” “大空头”史蒂夫-艾思曼:债券市场将是痛苦之所在 英首位女防长上任欧洲三大国的女防长谁更厉害? 李荣浩献唱《爸爸妈妈》感恩母亲巡演将前往合肥 德米安-玛雅UFConESPN3联合主赛出战马丁 君实生物首季度净亏损3.77亿人民币 甲骨文中国裁员拉勾网上线“甲骨文人才专场” 甲骨文落寞、SAP跃进:商用软件巨头的突围与宿命 美国人多爱电动汽车?去年上百婴儿被起名“特斯拉” 光明日报刊文谈骚扰电话有增无减:运营商难辞其咎 历史上的今天:库里率队73胜成史上首位全票MVP 全球普跌:A股倒V失守2900北上资金1月净卖超30… NBA第一嘴炮赛后公开质疑NBA这么做过分了吧 尴尬!皇马拒给博格巴高薪你不是内马尔姆巴佩 广东任命一“70后”代市长(图/简历) 红星美凯龙宣布获阿里巴巴43.59亿元战略投资 中国4月份汽车销量同比下降14.6%连续第10个月下… 苹果回应“夸大iPhone续航时间”:测试方式不同 办理EB2EB3准备I-140阶段该注意什么?律师提醒… 特斯拉CFO:二季度仍预计交付9万到10万辆电动汽车 晚上健身怎么安排饮食练完后吃不吃饭 最新城市GDP排行:广州强势反弹上海不及预期 \"楼市小阳春\"褪色:4月成交回落二季度成全年最差… 林宥穎首支再見安斷猿6連勝 梅西开场就遭黑手!倒地后被利物浦大将身后袭脑 美国10所学习压力最大的学校,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热帖】在温哥华收入多少,才配得上买名牌包? 蓬佩奥搬她出来逼英国禁华为英国人一听更怒了 科创板明天第一次全网测试九大项目集中在交易层面 小摩:5月澳门博彩收入或按年升2%至4%首选金沙中国 广州“假海淘”调查追踪:打假首战涉案货值860万 陈伟霆做客《向往的生活》变魔术撒娇尽显反差萌 梅西百货开通在线商场,还来得及吗? 百威英博亚太业务提交招股书草案融资至少50亿美元 预售19万起秦ProEV超能版5月16日上市 助威球队!新疆主场熬夜赶制8000件T恤 张丹峰工作室发声明斥责恶意P图:将依法维权 非法穿越羌塘无人区被罚5千两人拒不认错接受调查 700万美元豪宅变身“弹药库”警方缴获上千枪支 跨界来袭?广汽蔚来发布全新车型设计图 张雷:王楚钦世乒赛男双摘冠惊喜谈奥运为时过早 山口真帆毕业后首次更新推特表示要继续努力 她成英国首位女性国防大臣前任涉华为事件被开除 系好安全带!重大事件携大行情逼近黄金恐再跌2.5%? 夏涛任安徽农业大学校长(图/简历) 中国何时会宣布对美增税的“报复性措施”?中方回应 报告:预计今年智能音箱全球销量将达1.35亿台 巴萨延续瓜帅留下的好传统!要挖出下个梅西哈维 搭乘奥陌陌等星际访客便车地球生命来自另个星系? 牛弹琴:5月2日,一场世界级绞杀开始了! 上海质子重离子医院回应\"天价治疗费\":平均费用31… SpaceX高管证实:用于载人的太空舱在测试中毁坏 诈骗分子在美“广撒网”中领馆提醒“七不一要” 张娜拉晒与猫咪素颜合照,38岁的她竟然还这么童颜! 为中国舰船打造“中国心”的中候补有了新职务 韩庚微博从红V降成黄V遭粉丝催促:该发博了哥! 汇控首季税后盈利增长31.4%现急涨近3% 曼联最烂签约!桑切斯彻底砸手里数据惨绝了 60倍变焦!OPPOReno10倍变焦版再放大招 库克:苹果不会特别关注华为等竞争者而是更关注客户 122亿去向成谜*ST康得大股东又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土耳其货币崩溃黄金需求大涨这个国家未来会怎样 环能国际建议股份20合1年内无意集资 電影中的醫學:看《生死接線員》認識什麼是器官移植協調師 曝梅西不满诺坎普嘘声他痛心队友被球迷狂嘘 梅西百货开通在线商场,还来得及吗? 民政部回应吴鹤臣众筹事件:将引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 贸易战硝烟未散,中美签证战又愈演愈烈?冤冤相报无限绵长 老年相互宝引质疑支付宝:是基础保障不能取代保险 专家:我们的低通胀世界是如何形成的? 倪光南:开源软件要向华为学习 华为回应学生定制机传言:毫不知情非华为研究所开发 巴萨天神复活!1年球荒就等这1脚没他巴萨真难了 其实昨晚美联储有“降息”,这意味着什么呢? 賴下蘇上總統:精準處理關注議題已反映在民調上 苹果在百年图书馆开了家新门店卖产品不是主要目的 台股小跌回防10900點關卡 15吨垃圾散落山上尼泊尔雇人清理珠峰垃圾 富瑞:下调枫叶教育目标价至4.5元维持买入评级 中方回应“布拉格5G会议”:只是搞了一个小圈子 美司法部长拒不出席“通俄”调查听证议员吃鸡抗议 外媒:巴基斯坦与IMF初步达成60亿美元救助协议 直击|陆奇介绍YC中国团队:2019年秋季创业营启动招… 老虎证券将于5月17日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 老艾侃股:权重股不能再成砸盘工具 贏中部者贏台灣盧秀燕籲總統當選人末忘台中 跑男吴尊东北话幽默“父子”燃情传递正能量 35岁台湾男星张孝全被揭发秘婚,半岁的儿子也随之曝光 汇丰环球:大唐发电目标价降至2.5元维持买入评级 法甲-内马尔传射天使破门10人巴黎2-1取3轮首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