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77psb.com_www.77psb.com-【家决一雌雄】

来源:兴证宏观:历次宽货币后经济如何见底?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6 13:27:08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佛国色达:4000米以上的信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色达,也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听说。网络上第一眼看到马蜂窝一样密集的红色木屋,当时就被震撼了。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条件恶劣(年平均气温0℃以下)、却云集众多坚守修行的佛教信徒。与其神往,不如前往。于是研究行程,翻找攻略,制定川西自驾行程,相约几位摄友,毅然决定前往。川西藏地,兼具高原人文和自然风光。行程设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国道317,途径马尔康、观音桥,再转到丹巴,新都桥,从川藏318国道返回成都。全程1800公里川西路途中,色达全程海拔最高,也是安排停留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站。国庆恰逢农历九月初,夜空无月,是拍摄高原银河的好时机。除了携带佳能70-200、佳能16-35、腾龙150-600长焦,还必须带上三角架。从成都到色道有600公里,横断山脉多为蜿蜒曲折山路,连续开车要12个小时以上。前一晚住在离色达200公里的观音桥,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色达的路上,秋高气爽,天蓝得有些不真实,川藏317线上一路畅通。在路上,脑中一直浮现这样的画面:在某处僻静的山坳里,一间间修行者低矮的红色居所,鳞次栉比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山谷间回荡着喇嘛们阵阵诵经声。色达五明佛学院严格上说并不是一个景区,因为是佛学院开放的,无需门票。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没有为迎合游客而设计的服务设施,厕所是原始蹲坑的,喇荣宾馆里没有wifi,商店是不售烟酒的,饭店里只供应素食。即便条件恶劣,国庆期间游客依然如织。近些年,因为摄影师、文艺青年,驴友、自驾游客纷纷到访,让本是小众旅游地的色达名声远播,吸引着更多游客的纷至沓来。到达色达五明佛学院,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下,错过了拍摄日落色达的景观。高原的秋夜特别纯净,满天繁星,银河开始升起,正好挂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上空,眼下绵延的山坳里,修行者千万间红色木屋亮起灯光,场面蔚为壮观。为了拍摄佛学院夜景,需要爬上4200米高的山顶观景台,背负10几斤的摄影包,还走山路,高反渐渐上来,头开始痛起来,但拍摄的兴奋似乎掩盖了高反的不适。拍摄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收获了几张银河照片,返回酒店已经快到半夜。色达五明佛学院,1993年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在1980年的时候,这里还是高原荒无人烟的山坳。当年藏传佛教大师晋美彭措创建了这个修学的佛院,人数仅有30余人。如今这里聚集着几万慕名而来的修行者。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他们之间有严格的清规戒律,不准结伴行走,不准交头接耳,居所也是被严格区隔开,据说有些商店男女的购物都有时间的区分。色达佛学院求学的修行者,有些像我们的大学院校,有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授予学位,才会允许到各地藏区普及佛学,传经授道。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大部分修行者年纪不大。他们可能远离家庭,在这里坚守清贫,怀抱虔诚,静心求佛。面对到访的游客,偶尔会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与游客保持距离,一般不会主动迎你而笑,似乎总沉静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从你身边经过时也是脚步匆匆。对突然端起的相机也比较排斥,未经同意的拍摄,是一种不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兴许是文化存在障碍,语言无法交流,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内心思想和精神信仰,你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将来去向哪里。在色达,感受最大的,是人与人距离感。修行者沉静在自己的信仰,而我们只是世俗的过客,难以交集。这与淳朴藏民接触带来的亲近感,是完全是不同的体验。我对每一位心怀信仰的修行者心怀好奇和敬意。为其如此,第二天打算拍一些喇嘛和觉姆的人像片。在五明佛学院的一条主干道上,我在低处守着一个比较好的机位,顺光,拍摄结束一天忙碌学习的信徒。这时太阳西斜,僧侣们陆续返回居所,金色的光撒在每一间修行者的木屋上,阳光也打在每一位行走修行者的脸庞,清晰而明亮,于是不停按下快门记录。有一位觉姆,脸上泛着高原红,一手拿着白菜,一手拿着佛经,若有所思;有一对年轻的觉姆边走边谈笑风声,长得相似,形同姐妹;有一位觉姆背着挎包,满脸堆满知足和幸福;有位年轻的喇嘛牵着他年迈可能是他父亲的老喇嘛……每一张不同脸庞,都有不为所知让人瞎想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色达,因为信仰,他们共同选择了这里。在色达,只住了两天,时间过于短暂。看到了一些人,一些景。感受了苦行僧的坚守和信仰。但当我离开的时候,感觉还不了解这里,还不了解这里的人们。

编辑:www.77psb.com_www.77psb.com-【家决一雌雄】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jiuzil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优衣库老板柳井正\"打败\"孙正义时隔2年重夺日本首… 富士康:仍在推动与威斯康星州合作期待进一步磋商 2019上海车展:全新一代轩逸正式首发 火爆!季后赛开始第2天驱逐人数已追平上赛季 Uber上市估值目标最高1000亿美元 国产航母飞行甲板涂装贯通,舰岛脚手架全部拆除 多年大空头无奈认输上调迪士尼评级至中性 华为Mate20X5G版电池反而变小续航问题怎… 脱欧大戏都超过一千零一夜了英国人的恐慌谁懂? 高口碑低票房国产纪录片离“院线时代”还有多远 索帅:曼联能赢巴萨不需要拿99年奇迹来打鸡血 新西兰恐袭案幸存者申请居留权当局称将尽快处理 涉“杀人案”的葵花药业创始人和他的儿女们 奔驰“封杀”西安利之星! 国安VS建业首发:御林军轮换李可登场侯永永入替补 优信两度熔断股价盘中被腰斩分析师称面临倒闭风险 ING“搅局”:提议收购德商银,但被德商银CEO拒绝 三幅图让投资者秒懂!这些股有更大的上涨空间 曝朴有天以\"抛投手法\"毒品交易警方已掌握证据 黄金本周大跌逾15美元空头还要发威?下周有重磅数据 坐拥史上最强金融火力美国企业为何不扩大投资? 欧冠阿贾克斯vs尤文首发:C罗回归贝贝压迪巴拉 金融服务费惹争议:汽车抵押贷款垫资兑付“生死劫” 韓亞航空將出售大財團是否併購引關注 报喜鸟从“高枝”跌落:高库存低净利巨额营销 AI学会造假,我们该如何应对 张远踢馆《创造营2019》坦然面对“回锅肉”争议 在美袭警一加拿大男子被判终身监禁 32分血虐创火箭队史第2分差!这轮系列赛稳了? 信贷投放创新高叠加股市回暖一季度金融业增速反弹 SEC与马斯克围绕“推文自由”的斗法 黄心颖出轨许志安!马国明妈妈惊呆:娱乐圈都好乱 埃塞俄比亚航空:开始发放客机坠毁事故第一笔赔偿金 贝格富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调查 砺石商业评论:不要曲解马云不要妖魔化996 恐怖慎入!法国女将抓举时手臂被压断惨叫不断 奇!尤文巴黎4连不胜奇葩延期夺冠到底谁能拿首冠 YouTube音乐在谷歌智能音箱上免费推出中间加广告 海南将放宽旅游游艇管制开通游艇“琼港澳”自由行 男友去世1年后,我发了500条朋友圈…… 比伯预告利尔-迪基新歌知情人曝他参与合唱 英外交大臣:脱欧瘫痪局面若持续将造成严重损害 印度小伙投票时不慎选错政党自行剁掉一根手指 欧银Villeroy:欧洲央行将研究负利率影响和可能措… 2019上海车展探馆:小鹏P7将亮相车展 祝义财归来三月:部分老将离职子女祝珺祝媛接班 争夺5G主导权特朗普:不能允许其他国家超越美国 直击|QQ支持语音消息进度拖动微信什么时候跟进? 阿桑奇被捕:“躲猫猫”7年从倜傥到沧桑 驾车撞倒华裔女孩后逃逸美国纽约白人女司机被捕 盐湖股份几大项目“窟窿”难填预计2018年巨亏35亿 韩航掌门离世后股票大涨其女曾将乘务长赶下飞机 小鱼易连获腾讯数亿C轮投资云视频布局产业互联网 萨里:切尔西3分钟错失3个机会还不知吕迪格伤情 网红张大奕公司在美上市股价暴跌王思聪指出原因 曼昆十大经济学原理:机会成本理性人考虑边际量等 前国家领导人肖像被出售全景网络:没版权不妨碍 一颗苹果遍地英雄 张本智和:业余爱好唱卡拉OK《柯南》全系列都爱 报喜鸟创始人车祸去世:童年经常吃不饱曾两度创业 业内:中国汽车市场今年下半年将恢复增长 “新东方在线”3万报名半年划掉两万三消费者直呼冤 海军舰艇命名有啥讲究你真的知道吗? Instagram正在考虑隐藏照片点赞数但尚未测试 投资越南要有“长线”打算 雄安新区范围内所有工业企业2020年前须搬迁淘汰 一颗苹果遍地英雄 新疆双外援一节打懵辽篮总冠军双外援遭完爆 许志安其实是备胎港媒曝黄心颖目标另有他人 香港连续6日零麻疹感染澳门新增1例个案至20例 这4件事不能对外人讲,不然婚姻难保! 瓜帅给曼城全队开会欧冠没了要确保拿下英超冠军 林采宜:996是一种洗脑文化马云的解释存在三大谬论 2019最新多倫多美食排名!強烈推薦的餐廳一定要去一次 中滔环保公布独立非执行董事之委任及辞任 许志安承认出轨向郑秀文道歉拒答记者犀利提问 IMF欧洲主管表示德国应该增加支出来促进经济发展 电子烟大流行美国或立法提升烟草购买最低年龄 11张图看出C罗有多无奈他不相信尤文已出局 特朗普宣布加速建设5G网络,称美国必须在竞赛中胜出 奔驰6万辆GLK因涉嫌安装排放作弊软件遭德国监管机构调… 知情人士:德国大众在研究参股中国合作伙伴江淮汽车 索帅:曼联能赢巴萨不需要拿99年奇迹来打鸡血 北市公館商圈手機app繳機車停車費今起優惠5元 日本阁僚或将不在今年春季大祭中参拜靖国神社 射击世界杯中国无奖牌入账已收获16个奥运席位 博古特将替考神首发打G3上次这待遇已是3年前 忘记债务和通缩吧人口减少才是终极危机 无暗物质星系再现身,天文理论该修改了? 2019纽约车展:星脉SVAutobiography CUBA球员被曝同时玩弄8名女友!手法令人发指 秦俊杰孙铱深夜密会被拍曝恋情早前片场亲密对戏 美国前总统外孙迷上詹娜卡戴珊有意从中撮合 中国宏桥4月12日回购700万股耗资4680万港币 央行将上线二代征信:事关10亿人、2500万企业 一汽合作伙伴透露:一汽集团将寻求整体上市 美指控阿桑奇:参与美国史上最大机密泄露事件之一 2019上海车展:全新一代poloplus解析 “迷妹”上线!容祖儿钟欣潼见Jasper笑得合不拢嘴 国外图片库如何给人类首张黑洞照片写版权说明的? 美陆战队女兵忆军旅生涯:被当作二等公民屡遭歧视 阿隆索:利物浦能淘汰巴萨两回合比赛红军无敌 1分30秒就能看穿《权游》结局? 亚马逊德国工人大罢工:要求提高薪资、改善工作环境 建业声明同意足协延赛决定将厚待赴武汉助威球迷 在摩根大通财报公布后德银等全球同业股价攀升 NASA宇航员太空生活近1年有啥变化?部分基因改变 巴黎圣母院起火疑云:火灾前就已“摇摇欲坠”? 生日快乐!杨紫发文为妈妈庆生晒旧时合影很温馨 高通与苹果达成和解协议预计其每股收益将增加2美元 经纪人曝林依晨私下个性两极化可以狂野也能规矩 库克双喜临门:发传记被誉天才搞定芯片卖家不是华为 韩国财阀三代黄荷娜被移送检方称为涉吸毒案感到抱歉 小摩:沪杭甬目标价升至9港元维持中性评级 复盘盒马鲜生“民国门”公关危机 新增9张卡片vivo公交已覆盖全国200余城市 Google+企业版更名为Currents并向企业开… 辣醬博覽會喜士打街節櫻花節復活節尋蛋FAD市集… 黄文炳:2020年将是北汽绅宝混合动力车型元年 大兴机场:绿色排水系统即将竣工 中国奥园获11.31亿港元及2000万美元有抵押贷款融… 单节51分平NBA纪录!勇士在季后赛都没做到过 撼赢视后胡定欣!CriselConsunji夺最佳新… 俄媒称第5代战机苏-57将率先列装俄南部军区部队 郑秀文发文原谅许志安容祖儿邓紫棋等评论安慰 新浪观影团《复仇者联盟4》十城联映免费抢票 桃市府、清華大學簽署合作意向書 川普“战队”再走一人?美媒:美能源部长计划辞职 只因为没有詹姆斯!季后赛首周收视率暴跌26% 华夏主帅:前六轮四客场太艰难做好一切准备战国安 WT集团控股股东出售2640万股 鲍威尔据悉对民主党表示美联储不会屈服于外部压力 中市食安處加強稽查娃娃機陳列藥物化粧品食品 视觉中国致歉:全面筛查平台内容确保权属标示明确 阿的江:中途接手新疆难度大2-0领先辽宁不易 柳传志:我是谁,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 前后4任市委书记3升副部后来全都落马 水涨船不高?龙头房企一季度为什么没来“小阳春” “恐怖数据”发威!猜测美联储降息仍为时尚早? 遨游太空340天NASA宇航员的身体有啥变化? 《创2》至上励合张远回应“回锅肉参赛”争议 创梦天地昨飙15.8%现续涨近8%破顶 苹果真的会从华为购买5G调制解调器吗? 索帅:曼联能赢巴萨不需要拿99年奇迹来打鸡血 中国通信学会:去年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增长56% 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中国经济增长动能正发生转化 开盘:财报季开始美股周五高开道指涨220点 周三美油收跌0.5%布油微跌0.1% 美联储副主席Clarida:经济较去年有所放缓但状况良… 西藏迎来珠峰“登山季”64名先遣队启程赴大本营 杭州通缉22名涉黑涉恶在逃人员单人最高悬赏30万 杭州中升之星奔驰案二审判决:退一赔三赔偿车主270万 可兰白克致歉哈德森遭拒绝全场球迷狂嘘哈神 波切蒂诺:与曼城的比赛会很难瓜帅是最佳教练 安踏体育扬逾2%升破20天线获大摩首予目标价 Uber招股书宣布司机答谢酬金计划:最高奖励1万美元 史玉柱:所谓艰难不过是没了再来一次的勇气 大摩:深圳国际目标价上调11%至22港元 日本F-35A战机坠毁日媒:为日美同盟关系埋下隐患 暖暖的小时光开播,主演们身高差巨大,司徒末顾未易又甜又… 杜琪峰昔日言论被翻曾为干女儿郑秀文警告许志安 迪丽热巴连体皮裤显臃肿网友:还以为胖了10斤呢? 陕西市场监管局:开展两月汽车消费领域专项执法行动 相比许志安开记者会痛哭道歉,内地明星为什么只敢躲在声明… 成毅《怒海潜沙》曝剧照小哥打戏高燃利落引期待 苏醒谈“996”工作制:关键在于热爱和风险承担 打造环保冬奥!河北将推动核心区新能源汽车全覆盖 阿里云十年之变:巨头做数字化服务的思路转变 左營11歲男童墜樓命危 何猷君否认有私生子:多年“被父亲”太荒唐 曾参与泰国洞穴救援的潜水员在美国洞穴被困 香港二手房价格连续第9周上涨 北京朝阳门桥下一小轿车起火目前明火已被扑灭 北岛康介:东京奥运想看所有比赛伍兹能来就好了 拜腾董事长毕福康确认离职加盟艾康尼克 据称德意志银行认为合并将导致17亿美元的收入损失 港汇继续走强拆息走高不排除资金部署流入港股 互联网小贷面临监管“合围” 選不選郭台銘:媽祖關公很快會給指示 美男齐聚!冯德伦吴彦祖谢霆锋李璨琛重聚引回忆 马斯克旗下隧道公司项目进展:美国政府起草环境评估 拒绝认罪影星路格林欲在招生舞弊案继续死扛 特斯拉在自动驾驶领域落后但仍是消费者最信任制造商 《哥斯拉2:怪兽之王》海报再现“王者怒吼” Uber递交IPO招股书将引入奖励机制 杜兰特为G1被驱逐道歉:第二战我会把嘴闭上 鹰眼自曝社交媒体“取关”雷神:不想跟他走太近 邓亚萍家乡受聘成为第一任黄帝文化推广大使 内银股全线走低建行跌近2% 港股早一周:中美谈判或接近尾声港股假后重拾升轨? 百度总裁张亚勤当选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 吹上天!卡佩拉第一中锋只有火箭能挑战勇士 吉利汽车:因购股权获行使合计增发99.6万股 美国上周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创逾49年新低 于朦胧喜获偶像张靓颖评论追星成功难掩激动之情 土耳其反对党:在选举中获得的胜利已被正式确认 英特尔宣布退出5G手机调制调节器业务因无利可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