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4rfd.com_www.44rfd.com-【资讯专家】

来源:古装剧减产献礼剧增多翻拍改编成\"春交会\"主流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4 11:19:52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大众电池原材料回收率目标97% 国内外车企电池回收PK#标题分割#大众汽车公布电池回收计划,希望回收报废EV电池组中约97%的原材料。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问题也成为整个行业的隐忧,在电池达到10至15年的使用寿命后该如何处置?大众汽车公布了其EV电池回收计划,包括便携式充电器和原材料回收。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大众汽车将回收的电池加以分析和分类,对于未达到使用寿命的电池,会在移动充电站等地方进行二次使用,类似于用电池组为手机充电。若电池无法再利用,将被粉碎,研磨成粉末,这样一来,其中有价值和稀有的原材料,如锂、钴、锰和镍等可得到提取和分拣,以便生产新电池。便携式充电器退役的动力电池可能无法为车辆提供足够的电量,但仍然具备相当大的能量容量。而还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电动汽车充电器甚至没有电源插座,大众的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将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提供“第二次生命”。大众汽车计划生产这种便携式快速充电站。快速充电站设计可承受高达360千瓦时的能量,一次最多可为四辆车充电,最大快速充电输出功率为100千瓦。与便携式手机充电器一样,大众汽车集团的充电器可以在耗尽或连接到电源之前使用,以保持自身充电。并且它足够小,可以部署在难以充电的位置。此外,充电器设计使用与大众汽车MEB电动车底盘相同的电池组,这样当这些电池组达到其使用寿命时,它们可以作为充电站的第二职业。预计第一批大众汽车集团的便携式快速充电器将于明年在德国安装,大众汽车集团预计将于2020年开始全面投产。如果电池未在“第二次生命”应用中使用,则大众汽车在萨尔茨吉特的零部件工厂的新项目发挥作用。电池则准备在Salzgitter中进行回收:首先将各个组件切碎。然后将材料干燥并过筛。使用特殊的粉碎机,可以将各个电池部件磨碎,清除液体电解液,并将组分分离成“黑色粉末”。据大众汽车称,它含有有价值的原料:镍,锰,钴和锂。这些现在只需要单独分开,然后它们可用于生产新电池。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新工厂主要用于电池回收项目。计划从2020年起,每年回收1200吨电动汽车锂电池,可为目前的3000辆电动汽车供能。大众汽车相信10年内,电池组中97%的原材料可以得到回收,并可用于新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预计萨尔茨吉特试验项目能将当前53%的回收率提高至72%。据高工电动车了解,除大众汽车外,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也有多家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及研究机构也在利用电池生命周期闭环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国际车企电池回收布局思路和大众的思路一样,基于成本、供给、环保等多个因素的考量,国际和国内主流车企都在明确提出涉足动力电池及材料的回收。包括特斯拉、宝马、本田汽车、日产等车企都在过去几年在该领域有实际动作,主要方式通过与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的合作来共同布局。特斯拉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想法是,针对已经耗尽寿命的电动车电池组,回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电池材料用于生产新电池。并且特斯拉在内达华州的Gigafactory1正在研发一种电池回收系统。该独特的电池回收系统可处理电池生产废料和报废电池。通过该系统,锂和钴等关键矿物与电池中的铜、铝和钢等所有金属的回收率将达到最高,并用于生产新电池。宝马也联手比利时材料回收公司优美科(Umicore)以及瑞典电池公司Northvolt共同创建汽车电池回收企业。其中,宝马将提供其在电池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优美科将负责活性负极和正极材料的开发和回收。本田汽车计划到2025年使用废旧锂离子电池作为原料,开始生产镍钴合金。此外,芬兰能源供应商Fortum、美国锰公司AmericanManganese、美国能源部(DOE)等国际企业也纷纷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及车企布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累计总产量超过300万辆,配套动力蓄电池超过140GWh(约98万吨),即将迎来动力蓄电池规模化退役期,退役电池回收利用问题尤为紧迫。为此,国家推出了多项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引导国内电池回收布局。仅2018年工信部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等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思路与实施程序。2019年,工信部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对动力电池回收现状、梯次利用基本现状和再生利用基本现状做了分析;3月致公党在题为《关于加快升级打造新能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提案》中也明确建议,对残值电池梯次利用的网点建设、集中贮存、收集、标识、包装、运输,以及指定移交、定点拆解等,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和监管方式。在政策强制要求、市场蓝海以及回收补贴(深圳首设动力电池回收补贴)等因素的作用下,国内整车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材料企业、第三方回收企业、跨界上市公司等多方力量都在积极涌入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目前回收与利用较为主流的有两种方法,一是再生利用(拆解电池提炼金属和原料),二是梯级利用(二次或多次利用)。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国内包括比亚迪、上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长安等10家主流车企也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布局。(详情戳此)从回收路径来看,国内车企主要都选择设立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主要分为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和与第三方回收企业合作共建回收网点模式。其中自有销售渠道建设回收网点模式是主流,主要是依托经销商的4S店进行相应的回收,约80%企业采用这种模式。在方式选择上,普遍趋势是车企选择与第三方回收企业或者电池企业“抱团”合作。如北汽牵手华友钴业、比亚迪联手格林美、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等等。有业内人士指出,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作为责任主体,需探索解决回收渠道及成本问题的新模式。电池企业在电池设计环节,应充分考虑梯次应用和便于拆解的场景需求,做到全生命周期管理。虽然国家政策的引导推动了产业快速、良好发展,但目前行业掣肘较多,仍面临着回收网络有待健全、梯次利用等关键共性技术有待突破、商业模式需要创新等诸多问题,整个产业整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GGII分析指出,要实现废旧动力电池高效回收,需合理配置社会需求、废弃物管理、回收技术和市场四个要素,并充分从社会需求方面评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

编辑:www.44rfd.com_www.44rfd.com-【资讯专家】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macamano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美银美林:中航科工目标价降至5.8元维持买入评级 老年人并非\"人口负担\"而是一座有待开发的\"金矿… 韦世豪再发微博道歉:看到他打着石膏十分内疚 才有溜背设计领克05谍照首次曝光 评估造车新势力:千亿融资所剩无几淘汰赛2019见分晓 43岁林心如素颜运动汗如雨下,网友却被她的皮肤吓到了 6年2.5亿美元!西部第三有望超级顶薪续约基石 波音停飞潮席卷全球影响中国几何? 一汽-大众将投产1.5T发动机替代1.4T 德国6个市政厅收炸弹威胁警方已疏散人群 张雨绮与经纪人挑战双下巴自拍发文嘚瑟很调皮 富可敌国!这是美国当代十五大“家族王朝” FF“联姻”九城朱骏不会重蹈孙宏斌许家印覆辙? 宝马董事长:在北京买单想刷卡朋友直接刷手机 冠军赛孙杨1500自预赛第一刘湘首秀50自轻松过关 鼎好大厦易主:折射中关村电子大卖场16年兴衰 特朗普称中美洲三国拿钱不办事拟切断经济援助 贾跃亭的“白衣骑士”们 三星GalaxyA60证件照曝光:6.3英寸开孔全面… 江苏盐城发生爆炸事发企业曾多次因环保问题被罚 新款奔驰E级上市售价42.58-61.68万元 大和:澳优乳业目标价升至12.8元维持买入评级 今年最值得期待的美股IPO(一):网约车巨头优步 新股买到就翻倍?今天上市的这一只可能会破发! 贾跃亭的“白衣骑士”们 中国龙工18年净利润增9.4%至11.44亿元末期息… 新手爸媽完美幫手ChiccoBabyHug多功能安… 独家对话滴滴遇害司机家属:他买车的钱还有七个月就还完了 淘宝直播将培育10个亿级线下市场,200个亿级直播间 德银投行部门的命运在与德商行的合并谈判中成为焦点 大和:华晨中国目标价升至7.5元维持持有评级 泰国女子痴迷健身因此改变很多 马云驳“数学无用论”:希望在年轻人心里种下数学的种子 中介机构被调查影响博纳上市?已恢复审核拿到牌照 吉利火线入股Smart背后:戴姆勒欲增持北京奔驰遇挫 Lyft临时改路演地点:疑因担心司机抗议提高抽成冲击 推出无人驾驶飞机,波音能否重获投资者的信心? 中国恒大回A闹“乌龙”内房股忌抽水潮来袭 花旗:中国太保目标价升至38元维持买入评级 重罚!丹麦羽毛球选手因赌球被禁赛18个月 奥迪A5敞篷版谍照曝光将于年底亮相 洛佩慈老公回应穿粉红西装:这一切都因为爱妻 董明珠和雷军为什么“长”得越来越像了? 仙到爆炸!又一網紅打卡地點即將登陸多倫多!彷彿置身童話… 一季度国际油价料创10年最大涨幅特朗普发推也没用 国药控股18年度纯利增4.67%至58.36亿末期息… 如出一辙!国奥打爆了菲律宾中路黄聪抽射再拿1分 华宝国际控股:丁宁宁因年迈原因退独立任非执行董事 施密特谈新定位:巩固第1集团位置归化或周六登场 外交部:望日方信守承诺为中企提供公平透明营商环境 美银美林:下调海通国际目标价至4.7元维持买入评级 短道速滑“濛之队”碾压美国大冬会冠军独揽4金 乔欣吐槽粉丝都是“披皮”粉不满粉丝用生图控评 专家:泰国现总理连任几成定局他信派败兴而归 羽生结弦自曝赛前训练痛哭陈巍出现激发斗志 英脱欧致伦敦房价“七连跌”德国人钱包也将缩水 日乒协:T联赛对东京奥运夺金有利打造最强选手赢中国 2019超美水燈節即將來襲!不容錯過~ 曝南海岸第一帅将执行球员选项离开就太亏了 中银香港18年纯利升12%至320亿港元末期息0.9… 赵九方已任国家监委驻中国商飞监察专员 罗林泉:应通过媒体增进亚洲人民相互了解 美联储副主席Clarida表示必须密切关注全球风险 水谷隼:看不见球想过退役现在是全盛期3成实力 范冰冰美容院开业穿宽松裙子被疑有孕 专业机构:英国“硬脱欧”或让欧洲旅游业很受伤 经济日报:中意共建“一带一路”具重大示范意义 电影里把自己刷成阿凡达的华裔姑娘原来这么时髦 西媒:武磊是足球和商业领域明星比肩卡卡和C罗 远古的导航能力:人类大脑也能感觉到地球磁场 八旬科学家捐千万善款却背了一生还不尽的“债” 世贸专家组或将不能运转斯蒂格利茨呼吁继续提名 华润置地今日将放榜现价涨近1% 联讯策略:4月十大金股及市场展望 王朝对决变成闷战一场!恒大三连胜却高兴不起来 埃尔多安执政临中考土耳其里拉大跌映射民众疑虑 更加安全高效福特2021年推C-V2X车型 林毅夫:需构建有效市场让所有国家从全球化中受益 苹果推全新AppleNews+新闻服务应用排名榜单第… 万科年净利338亿郁亮:活下去是对自己说的 口袋理财:因被调查暂无法正常运营即日起暂停发标 欧阳娜娜喊出“我是中国人”后岛内绿媒“炸了” 90后创业还需奋斗胡一天《青春须早为》感同身受 深圳一学校指纹测学生智商遭质疑家长怀疑收集信息 渊源!冯潇霆返乡遭狂嘘恒大一方的那些老熟人 国家发改委的重磅文件讲到一件大事 3分22中2!火箭三兄弟狂打铁这么惨只赢过一场 李诞妻子被指租民宿商拍未告知房主惹争议 华为P30Pro体验:替代“长焦短炮”以后追星靠它了 鲁炜获刑14年主动交代办案机关未掌握的犯罪事实 最被看好十大港股:大摩升润地至41.15元评级增持 康师傅绩后获大行升目标价现涨近3% 假面硬苹果,重新做回软自己 腾讯刘炽平:PC游戏下跌因为现在用户主要用手机游戏 绿城中国少赚逾五成股价仍涨9%创六个月高 管理资金超300亿的谢治宇:年初的上涨只是导火索 世界首次我科学家制备出单层石墨烯纳米带 94版\"三国\"幕后:近8千万经费每集最高片酬才2… 华为重新定义拍照底气何来?何刚:大力投入研发 2.8亿豪挖姆巴佩?皇马辟谣:至少今夏不会报价 2019年又一只黑天鹅要来了:英国脱欧 韦世豪特意再次采访表达歉意:对不起没想到受伤 九台农商银行建议发行不超过40亿人民币资本补充债券 联姻在即?标致雪铁龙或将收购菲亚特克莱斯勒 加拿大股指第一季度累涨12.42%创近19年最大涨幅 委总审计长宣布瓜伊多15年内禁任公职美国:荒谬 蔡澈对smart的三点期待:立足中国不重复老路共享… 洛杉矶强制共享滑板公司提交定位数据以便展开规划 马卡:武磊是西班牙人最大惊喜场内场外都是主角 美银美林:下调海通国际目标价至4.7元维持买入评级 美国第一季度汽车销量预计达294万辆为六年来最低 我对小八岁的男人告白:爱上你,是我一生之幸 “中国陆军”致歉:错误引用大汉奸汪精卫一首诗 美国首栋用女性命名的州立大楼这位华人咋这么牛 咪蒙宣布解散公司员工晒出“毕业证”(图) 卖咖啡卖简餐成“打卡”圣地……实体书店变味了吗? 广东省学习类App进校园须先通过教育厅审查 共推三款车型星途-TX/TXL配置曝光 特朗普再度发难称美联储“错误地提高了利率” 國安基金條例修正案明審查財部傾向維持原條文 在这个领域台湾还要追赶大陆很久 港媒:自存仓成亚洲“蜗居”的新商机 北京昌平延庆平谷已飘雪市郊3条公交采取措施 外国版“杨玉环”160斤被称“行走的大码超模 徐嘉余强忍胃痛夺冠军:未破亚洲纪录不开心 时髦还省钱李沁唐嫣的针织背心解决换季尴尬 赤子城刘春河回顾过往讲述“第13个”办公室 布克48分艾顿伤退瓦蓝34+20逆转送太阳6连败 媒体谈巴铁对歼十表演的解说:仿佛进了“夸夸群” 托妮·柯莱特加盟Netflix新片合作《黑镜》男星 伦敦中国城小偷活动猖獗当地警民一齐行动抓捕扒手 目前5元以下低价股减至545只超过44%被市场“消灭… 世茂房地产急涨逾6%去年纯利升12.7% 中铝国际2018年度少赚46.6%派息每10股0.3… 美媒派记者潜伏中国“夸夸群”结果不能自拔 链家15个股东同时出质股权左晖出质股权数为757.5… 台军1个月内连续2名士兵从军舰摔落分别受轻重伤 美银美林:下调海通国际目标价至4.7元维持买入评级 中国建筑上日下跌9%后现续跌逾4%遭大和降评级 张悬宣布怀孕感谢亲人陪伴张钧甯要做孩子干妈 百度尹世明:清洁的数据并不是AI的前提 《芝麻胡同》收官高开低走观众:中途换编剧了吧 女星为上镜显瘦过度健身减肥,结果被医生警告恐不孕! 响水爆炸涉事企业天嘉宜化工厂曾停产整治去年复产 四环医药飙逾5%创九个月新高癫痫药物获受理 网约车狼烟四起,滴滴的王位坐还踏实吗 温拓思:对中国进一步开放感到兴奋担忧美国经济下行 原AKB筱田麻里子婚后首次出席活动自曝想当妈妈 浅田真央披露索契冬奥会幕后故事曾跟姐姐争吵 瓊崖海棠價值高入藥食材美容多用途 映客“不务正业”的背后是直播行业大变局 加拿大警方:被绑架22岁中国留学生仍下落不明 雷克萨斯在华下调车型零售价最高降幅3.3万元 叮当快药获6亿元融资招银国际、软银中国等投资 CW澳洲大药房集团合伙人:阿里知道消费者需要什么 华为畅享9S/9e发布:麒麟710千元超广角AI三摄 恒大健康:归属股东亏损14.29亿承担了联营公司亏损 世界斯诺克协会主席到访南京学院有意落户古都 王源为“老爹”王景春打call:电焊界最会演戏的 世界斯诺克协会主席到访南京学院有意落户古都 国泰航空收购海航旗下香港快运握香港市场超8成份额 经纪人证实李玉玺温妮已分手:各忙事业聚少离多 加拿大遭绑架中国留学生已找到:用力敲门求救 学习支付宝微信Applecard是帮扶ApplePa… 國民黨內鬨?盧秀燕:可組公道伯小組協調 热身赛-梅西回归国米前锋破门阿根廷1-3落败 ofo回应\"内部反腐\"行动:继续保持高压态势严格… 4年最高值外资今年对中国大陆企业并购96亿美元 益生菌商品百百種選好菌「益菌生」是關鍵! 五虎上双勇士三节打卡步行者被吊打遭四连败 许家印:恒大多元化发展布局全面完成 人事|福特汽车任命亚马逊前高管担任CFO 一图读懂成都市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 四记3分要了命!李楠亲眼看着辽篮第四巨头爆发 马斯克暗示:特斯拉电动皮卡牵引能力将完败竞争对手 科学支招:小孩争抢玩具,爸妈们怎么办? 偶像经纪公司追逐偶像梦四成以上成立不到三年 余文乐带妻儿逛街享受父子乐十月大爱子神似妈妈 对于中国崛起默克尔说了句公道话 直击|李斌:毫无疑问现在很流行的App将来都会死掉 阿根廷名宿批梅西:态度有问题!你在巴萨可不这样 申雪:团队这次收获很大2022年之前都是积攒经验 法国新浪潮知名导演阿涅斯瓦尔达去世享年90岁 亚航广告宣传“到泰国爽一下”引发争议遭下架 夏克立力挺老婆黄嘉千小戽斗是巩俐心中金马遗珠 新京报:打击流量造假需要全平台治理 1张图看尽吉诺比利的硬核生涯!多少个历史第1 亚州男子驾他人车辆撞毁还还20多刀捅死车主!场面混乱动… 美空军演练战机快速人员交换可提高F35作战效率 戴姆勒看好吉利的“造血”能力——世界汽车产业合作共赢… 金融开放竞争中性被热议这场论坛传递了什么信号 2019海帆赛半环组鸣金收帆总成绩冠军各归其主 中国女将闫晓楠出战UFC238对排名榜第12位赫瑞格 吹不动了就看这一篇!詹姆斯-纪录收割机-哈登 原来明星在节目里说的话都是被安排好的? 海航再进甩卖季国泰航空42亿接盘香港快运 波音再遭重击空客拿下中国300亿欧元巨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