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55sbc.com_www.55sbc.com-【您的手气】:5中5!杜兰特在勇士只干两件事,养生+尬舞

www.55sbc.com_www.55sbc.com-【您的手气】

2019-05-22 13:10:18

字体:标准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责任编辑:www.55sbc.com_www.55sbc.com-【您的手气】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三十年前台湾股疯:一场东亚模式的宿命 嚴詞駁賣台指控韓國瑜:胡說八道非常無聊 波音告知航空公司准备好免费获得737Max更新软件 小蓝单车调整计费规则:北京起步价改为1元/15分钟 新AirPods还会继续流行吗? 周大福:郑嘉丽获委任为本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 一场席卷全球股市的大跌:国债市场真在发出危险信号? 脸书存储6亿个没加密用户密码公司员工都可查看 “斜杠”青年:为追求个性发展从事多种职业 曝日产CEO与戈恩内部信:试图收购中国公司并新增联盟… 青年就業旗艦計畫先僱用後訓練青年安心就業 油价调价窗口今开启:或再上涨用油成本继续增加 韩媒追加性招待证据胜利辩护人反驳无事实根据 防弹少年团金泰亨再获“世界上最帅的美男”称号 陈华:唱吧进入再次自我创新和挑战的阶段 科尔对裁判报告发出质疑!有个词他真理解不了 0-2无人生还?不信邪!深圳在五棵松创历史! 印度反卫星试验遭美国批评:制造太空垃圾 “一年崩一回”:土耳其金融动荡始末 最糟糕情况正出现这周末发生两件意味深长的大事 人事|劳斯莱斯任命宝马设计师JozefKaban担任… 索帅兑现曼联妖王恐怖天赋这帝星入市也值1个亿 涨!涨!涨!“外卖自由”正离我们远去 上海静安某街道招牌黑底白字遭吐槽官方:责成整改 慎入!开拓者大将左腿恐怖变形队友目瞪口呆 波音披露737MAX飞机软件修复信息股价短线飙升 A股史上第六次牛市正在酝酿股改后最强牛市袭来? 京东方A2018年报:净利同比下降55%拟10派0.… 2019年4月1日“数”说中国经济 万科:拟折价5.02%配售2.63亿股新H股净筹77.… 曾势不两立的两个科技大佬如今都在捐款帮助流浪者 潘功胜:资本项目开放将推动少数不可兑换项目开放 增值税减税新政今起落地超万亿元减税谁最受益? 台中市长谈未来目标:努力拼经济改善空气污染 越南媒体人阮英俊:电视媒体也需要用互联网思维 刘嘉玲罕见晒梁朝伟“萌照”,夫妻同赏春景!独创文艺式秀… 里拉遭去年崩盘以来最大跌幅土耳其对小摩展开调查 麦当劳将不再游说反对提高最低工资 收入破千亿美元净盈利仅87亿美元华为外强中干? 此面可增加新妈妈食欲哦! 男人就是要“钢”!三款2万左右的钢表推荐 蝴蝶穿花!0.5秒准绝杀!德鲁大叔天秀拯救绿军 3000点再度跌破茅台市值重上万亿A股后市如何演绎? 简氏:俄将批准出口苏57中国两年内决定是否购买 微软携手宝马开发OMP平台:打造智能工厂 喜欢暗访的省委书记这次暗访只带了一个厅长下属 意大利副总理喊话美国:“一带一路”没什么好担心的 道明证券预计里拉下个月再次崩盘到5月1日将贬值29% 福布斯2019亚洲版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内地61位… 滴滴安全攻坚200天:1.38亿用户添加紧急联系人 中国四部委出台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新政影响几何? 圣安东尼奥不会再有一个20号!理由很充分(图) 响应增值税下调政策荣威综合优惠最高2.3万元 美债收益率倒挂等于经济衰退?一图看懂收益率倒挂 苍了天了!NBA最恐怖杀器命中生涯首个三分-gif 乍暖还寒学江疏影唐嫣穿时髦廓形西装抵御早晚温差 钯金黄金缘何连环暴挫?今日关注脱欧和中美谈判 塞尔比:每一次来中国都很暖心中国赛盼再创佳绩 想练出腿部这些训练助你一臂之力效果很好 外媒:埃塞航空坠机事故的初步调查报告或本周公布 再爱你,你也不能经常说这5句话! 青年就業旗艦計畫先僱用後訓練青年安心就業 批了!五角大楼为川普“修墙”拨款10亿美元 中国在这一领域贡献值超越美国:甩他国一条街 广发宏观张静静:为何全球紧盯美债收益率曲线? 融信中国3月合约销售额升逾20% 女星堀北真希二胎孕肚曝光即将临盆预产期为四月 “乾隆年制”大冰箱首次亮相沈阳故宫长什么样? 美华裔网球小将高中自学上哈佛笑称有“虎爸虎妈” 孙宏斌再伸援手:融创13.3亿接手阳光100两项目股权 冰壶世锦赛巴德鑫替补难救主中国负日本两连败 物美集团:“物美多多”与“物美商城”均是假冒账号 湖南官场变动张家界常务副市长罗智斌调任省纪委 四部委出台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新政行业影响几何? 闪电回击!胡靖航喂饼张玉宁霸气头槌扳平比分 GalaxyFold上市在即:XDA主编爆料诸多细节 Gigi斥责网友消极评论称每天都在努力保持正直 5G时代前瞻:低时延推动VR大规模应用云游戏可期 “超级太阳风暴”要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57岁刘德华大病初愈现身,遭粉丝围堵脸色苍白 印媒妄称中国用商人监视印度导弹试验基地 俄将于6月制定人工智能战略年内通过第一部相关法律 向佐哥哥叫向佑?向太一家名字超有趣引热议 马刺雷霆一战锁定季后赛!西部前八名全部确定 名校“贿招”丑闻涉案:家长首次过堂聆讯 股市强劲回升全球基金经理调高股票配比减持现金 净利润达1110亿美元!这家巨头成2018全球最赚钱公… 易建联获最佳防守队员奖杯:比我家水果盘还重 斥资41亿元拿下宝沃暴露神州优车的产业布局野心 郭平回应美施压一些国家不用华为设备:已经不顾吃相 “限古令”或将解除?《新白娘子传奇》重新定档 日本游泳名将药检阳性兴奋剂丑闻不断官方遭指责 【加拿大美食測評】酒店自助早餐的種類也太太太太少了吧! 墨西哥阻止非移潮不力!川普威胁下周将关闭南部边境 张勇不再担任淘宝网法定代表人阿里:公司管理动作 范玮琪晒美照秀纤细长腿老公陈建州留言:辣哦 国泰航空斥资49.3亿港元收购海航旗下香港快运航空 韩影票房:王大陆林允《一吻定情》上榜获第十名 国骂刺耳猴叫尖锐足球为啥总绕不过这丑陋 海南省政协原副主席李富林逝世 《爱探险的朵拉》真人电影发预告变5小女主领衔 黄金期货周四下跌1.6%跌穿1300关口 浓眉哥缺阵兰德尔34分鹈鹕苦战断绝国王希望 国米CEO支持主帅斯帕莱蒂:他有权利不用伊卡尔迪 韩媒:朝方部分人员25日返回韩朝联办恢复办公 地方债抢购时间表:228日山东陕西1日北京开售 曾势不两立的两个科技大佬如今都在捐款帮助流浪者 美元地位再次下滑多国央行调整外汇储备 吴千语发文回应分手传闻:不想再被追问感情 高盛、小摩等华尔街大行纷纷下调美国国债收益率预测 嫦娥四号着陆器今晚正常唤醒开展第四月昼工作 比肩海军上将!一新秀达成连续24场2+封盖纪录 女星堀北真希二胎孕肚曝光即将临盆预产期为四月 《绿箭侠》即将8季完结“IT女”先走一步 巴布亚新几内亚发生5.2级地震震源深度10公里 不靠投资不靠房地产这方法让你一次赚50000000美… 韩国出口连续四月下滑因芯片降价和中国需求放缓 重磅数据密集关键一周将临花旗建议押注波动性升温 “我相信婚后他会改掉这些缺点的”“男人的话能信吗!” 李小璐diss贾乃亮:他给过我什么,网友:被盗号了? 欧洲又要出一位喜剧演员总统了? 京东方精电现跌逾6%跌穿50天线年度纯利下跌22.5… 土耳其股市暴跌7%隔夜互换利率飙升到1200%汇率大… 欧拉R1女神版上市补贴后售7.98万元 杨幂秀库存剪发美照穿红衣一头长发飘逸十足 强势美元叠加“猪队友”黄金多头受重创 许家印:恒大对新能源汽车的投入较大坚信一定会成功 8分钟惨遭18分大逆转!欧文生日夜绿军不敌黄蜂 美银美林:蒙牛乳业目标价升至31.5元维持买入评级 94版\"赵云\":当年拍打戏都自己上有特效能拍疯了 张杰:要把金融权利还给乡土而非空悬在制度表层 郑爽近照被说鼻子好吓人,网友:别再整了! 软银高层人事剧变孙正义重要副手阿洛克·萨马离职 中国电视剧行业洗牌:再见天价片酬再见唯流量论 土耳其再陷金融风暴眼、股债汇三杀A股影响几何? 五菱宝骏全系普惠至高优惠38000元 何煖軒下台?!傳華航新董座由總經理謝世謙接任 武磊:语言不是大的障碍好球员之间用足球交流 脱欧大限一延再延英上千民众抗议国会漠视民意 顺风能源今复牌急跌25%出售电站业务 富力飞翼领跑中超助攻榜赛后暴怒:像吃了苍蝇 陈松伶回应做手术影响生育:太私人的事不应该说 霍建华林心如名誉权案二审胜诉法院宣布维持原判 足协下发入籍球员规定赛季中不能改身份必学国歌 飞机也“迷路”?英航出乌龙赴德客机飞到爱丁堡 永丰银行董事长:信用保证基金助推中小企业发展 食用油反复使用,癌症转移风险会飙升 本田加入丰田与软银的自动驾驶服务合资公司 河南焦作涉投毒幼儿园招牌已经不见内景曝光(图) 彰化推糞土變綠金 養豬場沼氣發電冠全台 5月1日起北京一般工商业用户电价下调0.93分/度 我陆军将军们时隔9个月再模拟打仗透露什么信号? 曝郑俊英聊天室成员共14人威胁贬低女性是常态 读研报:科普与暴涨齐飞工业大麻的迷幻之旅 《素媛》凶手原型将出狱韩民众:别让恶魔回人间 湖畔大学初心不变“校长第一课”5年都在讲同一件事 中央调任他去青岛临行前山东省委书记这样叮嘱 “非洲之王”传音控股闯关科创板 华为P30Pro发布:50倍变焦手机中的天文望远镜 四部委:降低新能源车补贴标准促进产业优胜劣汰 A股失3000点:北上资金果断抄底分析师称调整是机会 大甲媽遶境更環保中市府今年目標垃圾百噸以下 中国重汽逆市上升4%获中金调高一成半目标价 陈笑菲身高创国羽海拔新高女双新人达到1.85米 五大问题告诉你美国国债收益率倒挂到底意味着什么? 苹果5月28日关闭Texture,AppleNews… 孙燕姿捧蛋糕为林俊杰庆生二人对镜比心笑容甜 中概股周一涨跌不一:趣头条涨逾6%流利说跌逾10% 复星国际飙近6%连续7年盈利上升兼创新高 别把个人隐私不知不觉“喂”给人工智能 半场-伊沃远射考验李帅伊哈洛染黄建业暂0-0申花 张勇卸任淘宝法定代表人 华为P30背后的较量:OPPOvivo诺基亚等厂商拼拍… 教育部规范中小学招生严禁以高额物质奖励揽生源 独角兽IPO潮冲击美股华尔街期待更多并购交易 美反导专家刊文探讨大规模太空战:六大趋势引领走向 野村:中国建材目标价升至6元维持中性评级 爸媽囧很大! 寶寶人生第一句話竟然是「HeyGoog… 杨德龙:回调释放风险提升踏空资金不断入场 IOC官员:羽生结弦是奥林匹克频道头号明星 国奥马来西亚首发:希丁克祭出最强火力张玉宁冲锋 微信想扩大带货能力:推出\"好物圈\"可给朋友推荐商… 五菱宝骏全系普惠至高优惠38000元 硅谷的IPO百万富翁们会怎么花钱 霹雳舞进2024年奥运会?国际奥委会支持该提议 曼联英超首发:博格巴领衔马塔轮换卢卡库替补 巫天华的猛虎与蔷薇:老虎证券逐鹿\"华人世界的盈透\" 狂野西部季后赛已定6席爵士躺着锁定季后赛 花旗:香港地产股或迎重估首选新鸿基恒基及新世界 湖南高速一旅游大巴起火致26死28伤伤者病情好转 盈利增长高于预期,标普500是否会按历史模式触底? 最佳离婚典范!布鲁斯威利斯再办婚礼邀前妻见证 加警方继续调查中国留学生遭绑架案受害人协助调查 梅西神仙球or乌龙?马卡重新调查8成球迷挺梅西 美联储公布6月货币政策策略会议议程多位学者参与 DS并网疑云:与标致雪铁龙同销售低价卖车销量窘境 京津冀周边“2+26”城市PM2.5排名:安阳浓度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