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4nsb.com_www.44nsb.com-【所有参与】

社友网

2019-05-22 13:19:14

字体:标准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中超第九轮 视频助理裁判的多次介入引起热议#标题分割#  5月11日,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罗森文(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周洋摄(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中超第九轮的一场焦点战中,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引发热议,再度让VAR技术该如何应用于足球比赛成为热点话题。近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相继引入VAR技术和职业裁判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判罚精准。面对足球发展的新趋势,球队和球迷需要适应,足球裁判也要不断提高。  5月12日晚,2019赛季中超第九轮比赛全部结束,北京国安队继续高歌猛进,在主场以3∶0大胜深圳佳兆业队之后,连胜纪录已经延续到第九场,本赛季迄今保持全胜。而在同时举行的另外一场强强对话中,少一人的上海上港队以2∶1击败山东鲁能队,比赛的下半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几次介入改变了比赛走势,也在赛后引发了热议。  多次判罚引起热议  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引入VAR技术,减少了误判,但针对判罚的讨论却不少。在12日上海上港队与山东鲁能队的比赛中,VAR的几次介入都很有代表性。  山东鲁能队球迷赛后愤愤不平:“我们在比赛中攻入3个球,比分却是1∶2。”下半场刚开场,山东鲁能队外援格德斯就复制了上半场的闪电进球,塞尔维亚籍主裁判马日奇在看过视频回放后,判定山东鲁能队球员金敬道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另外被热议的判罚,出现在伤停补时阶段,先是山东鲁能队的破门被VAR认定越位,两分钟后,在VAR提醒下,马日奇判给了上海上港队一个决定比赛结果的点球。  短短3分钟时间,山东鲁能队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从看到胜利的喜悦,转瞬间变为失败的沮丧。3次VAR判罚,虽有探讨空间,但并非误判,只是短时间内连续做出不利于山东鲁能队的判罚,难免让球员的心态失衡。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举行的一场欧冠联赛1/4决赛,曼彻斯特城队先是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队“疑似用手”攻入一球,VAR介入后判定有效,终场前取得的进球又经视频回放之后被判定无效。  “前一秒还很快乐,后一秒就崩溃了。”曼城队主教练瓜迪奥拉所述的如戏剧般的跌宕起伏,是任何球队主教练都不太希望看到的,因为自己的球队不可能每次都是幸运者。但瓜迪奥拉赛后依然表示:“我一直支持VAR,无论他们的判罚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精确裁定仍有难度  在与上海上港队的中超焦点战中,山东鲁能队终场前攻入的一球,被判越位的球员是格德斯,大约超出了一只脚的距离;而曼城队的越位,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突出的膝盖。VAR介入之后,足球判罚已经精准至此,不免会让人无所适从。就像五人制足球国际裁判安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说,“VAR的存在保证了比赛更公正,作为中立球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小压抑。这和我曾熟悉的足球越来越不一样了。但大势所趋,我们得慢慢习惯。”  无独有偶,在中超第九轮天津泰达队与上海申花队的比赛中,VAR的一次介入也在赛后引起讨论。天津泰达队外援阿奇姆彭策动的一次破门,因为他越位在先而被判无效。有人质疑裁判判罚的准确性,认为阿奇姆彭的有效触球部位(头部和双脚)并未超过防守队员。  从现场提供的视频画面看,阿奇姆彭越位与否只在毫厘之间,甚至在赛事转播方画上辅助线后也很难清晰判定。当值主裁判张雷通过VAR看到的画面连辅助线都没有,判罚难度可想而知,他叫来助理裁判一起观看录像,最终判定进球无效,两队1∶1握手言和。  在中甲赛场,有视频裁判在屏幕前用一张白纸比对疑似越位球员所处的位置,也引发了关注。据了解,VAR的最新操作系统里已经有了越位自动划线功能,这将给裁判做出正确判罚提供更多依据,相信出现在中国联赛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努力适应技术进步  VAR技术的引进,并非是让裁判将判罚重任都交给录像回放,相反,这对中国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  球迷总是抱怨引入VAR系统之后,足球比赛变得支离破碎,如果裁判能力不足,则会让这种情况加剧。若是视频裁判能力有限,将所有他认为的争议画面都提供给当值主裁判,确实可能破坏比赛的完整性,也会让比赛被VAR主导;而若是在场上执法的裁判组总是出现错、漏判,则会增加VAR介入修正错误的次数,无法保证赛事的顺畅进行。  本赛季,中国足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引入职业裁判,2名外籍裁判和3名本土裁判有幸成为第一批中超职业裁判。不过,外籍裁判和中国裁判对规则的理解存在差异,也出现了使用VAR的标准不统一的情况。  中超联赛第八轮北京国安队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队,北京国安队中后卫于大宝有一个禁区内的手球被VAR介入,但当值主裁判克拉滕伯格认为并不构成手球犯规,示意比赛继续进行。赛后,也引起了争议。  中国足协在中超和中甲联赛引入VAR系统,初衷是减少争议性判罚,尽最大可能确保比赛公正性,然而可商榷的判罚仍屡屡出现。本赛季,中甲赛场甚至出现了视频裁判在场上出现禁区内恶性犯规时不予介入的情况,让VAR的公正性受到质疑。VAR的引入总是好事,随着技术的成熟,对高水平、有担当的裁判的需求也会越高。  陈晨曦

责任编辑:www.44nsb.com_www.44nsb.com-【所有参与】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以后坐GoTrain,逃票的话被抓直接罚款110刀! 蔚来再度回应销量作假:爆料网友非前员工已起诉 大众在华两电动车工厂产能将达60万辆全球产能预计一… 苹果现金储备降至2254亿美元下一财季或继续减少 彭博社:苹果A13芯片即将产量新iPhone\"浴霸… 火星2020年着陆器隔热护罩取得重要里程碑 杜兰特的五大冷门下家:联手欧文还有另一条路 秦俊杰袁冰妍《听雪楼》上线网友:这江湖我可以 天合化工被假首长骗1.44亿“行贿开路”是三观扭曲 中学生的第一辆自动驾驶小车?商汤推多款AI教育产品 原哈尔滨物业供热集团董事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誘導未成年拍色情影片YouTube人氣網紅判刑10年 自制力强!郭富城吃完火锅罚自己做一个小时运动 \"店王\"拉夏贝尔踩急刹:猛砍直营店加速推进加盟渠… 以房养老\"李鬼\"作乱“以房养老”保险四年仅卖19… 中国环保科技被高院颁临时禁令限制发换股债 53岁巩俐穿了一条跳广场舞的裤子去戛纳,老外看她的表情… 以色列将皮肤细胞变成早期胚胎细胞 快讯:润东汽车跌18%跌破1港元股价再创上市以来新低 环球时报:美国打不起“伊朗战争”但喜欢恐吓 特斯拉限时赠全自动驾驶功能马斯克:市值能涨1000% 夏天是吃薑最好的季節!這4款薑飲品有效預防感冒及水… 汇控首季税后盈利增长31.4%现急涨近3% 北京交管严查电动自行车有牌不挂罚款20元 和张馨予被同一个代购骗沈梦辰时隔五月要回钱款 《蜘蛛侠:英雄远征》曝预告延续复联4故事线 Netflix计划推出更多中文视频内容 白百何主演《妈阁是座城》改档:内容需修改 畢業後債務累累?美大學收入分享協議興起 DEA上海中心联手OSMART推广中国健身行业急救服… 稍晚欧洲再迎重要数据分析师:欧元跌势远未结束 这样吃鸡块竟引共愤网怒:你102%是连环杀手 维修费找国会“报销”?美军基地频遭极端天气袭击 委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终于承认:政变缺乏军方支持 不见寡姐?小罗伯特唐尼晒《复联4》女卡司聚餐照 5年前的今天杜兰特加冕MVP,并说出经典一句话 赵本山徒弟丫蛋离婚后当老板,近照颜值大变认不出 国内首届“2019中国体育票务论坛”成功举办 豪车奢侈品后化妆巨头雅诗兰黛再度下调中国区售价 院线牌照再次开放华人文化获颁跨省电影院线牌照 零壹财经2019春季峰会:发现科技价值探寻未来趋势 国际强势货币格局正形成人民币或变世界第三货币 交通运输部:四川网约车平台和司机纳入服务质量考核 刘德华《拆弹专家2》杀青都市反恐大片再度来袭 前进控股涨近25%达到最低公众持股量今复牌 皇马温情一幕!身穿特制T恤祝福卡西:与你同在 兰州加速抢人才:已放宽中专以上毕业生落户门槛 致幻蘑菇合法丹佛要一马当先 11岁夺金马奖女星曝遭校园霸凌曾出演《鲁冰花》 陕西省委2副秘书长转任新职 亚马逊蝉联全球最有价值零售品牌:阿里位居第二 郭采洁分手杨佑宁情伤深?导演曝其哭戏很用力 已故导演陈俊志为弱势族群发声获颁卓越贡献奖 老版《蜘蛛侠》编剧去世曾两获奥斯卡最佳编剧奖 平台回应吴鹤臣百万众筹审核质疑:没资格审核房产 川普政府开始对南部边境的移民进行DNA测试 苹果供应商Dialog: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开始反弹 LG首款5G手机V50ThinQ在韩国第一个周销量超… 波城周末早知道(5月10日) 环球时报:美国打不起“伊朗战争”但喜欢恐吓 小六遭大楼管理员摸胸魏如萱:回想起来好恶心 5月13日起暂停上市乐视网滑向退市? 富达投资3月抛售140万股特斯拉股票 梦碎?世锦赛羽联不发外卡李宗伟何以圆梦冠军 苹果联手SAP协助客户开发iOS企业应用 IPO上市首日Uber的困境与希望 第二主场狮吼震天河黄紫昌周云与400蓝衣战士共战斗 奔富公司一审被判赔偿富邑集团140万元涉虚假宣传 浙江意尔康公司仓库突发大火8万双皮鞋被烧毁 比尔盖茨参投的人造肉公司BeyondMeatIPO… 西甲巴萨首发:梅西苏神轮休11人全部更迭 《反恐特战队之天狼》曝新片花老铁CP情变引关注 《刘老根3》开机范伟参演破与赵本山不和传闻 侵华日军暴行再添大量铁证包括轰炸南京的画面 Facebook高管反驳“拆分”言论:这不解决问题 热刺欧冠下半场大爆发凯恩这句话功不可没 揭秘精子质量的“监控器” 高通苹果刚和解英特尔为什么敢退出5G手机业务? 装修猛于小三,你中招了吗? NASA表示小行星取样工作的难度超出预期 张馨予婚后忙下厨变俏厨娘戴墨镜切洋葱气场swag 爆发不可避免黄金将飙升至3000至4000美元 萧敬腾发文为父亲庆生萧爸看到红包后开怀大笑 吳周會周錫瑋鼓吹辦辯論 佩雷拉:足球有时候需要运气对球队精神层面很满意 中国会引领世界电动汽车市场吗?西媒:当然会 这该死的足球!地狱天堂一瞬间又该后悔没起床了 顺风车司机临时换车要求线下给钱遭拒后威胁女乘客 赛场女子图鉴|那些美“帽”动人的优雅风景线 开拓者教练组集体带领结比赛主帅曝暖心原因 【母亲节】你远漂温哥华的日子里,妈妈过得怎样? 沙排亚锦赛落幕王凡/夏欣怡和高鹏/李阳均获亚军 百度升级流量联盟为“用户联盟”掘金新红利 别让“葫芦娃”只剩传说水墨剪纸动画需要继承 AMGCLA35猎装版谍照曝光最便宜的AMG 历史上的今天:库里击败哈登詹皇拿生涯首个MVP 茅台大洗牌 货柜市场“变天”:中远海运38亿收购胜狮造箱资产 孟佳晒与男友十指紧扣照公布恋情男方身价过百亿 美计划派12万美军对抗伊朗规模接近伊拉克战争时期 《带着爸爸去留学》曝先导预告浙江卫视预定爆款 俄战略核潜艇为静音性能不断改进已告别\"龟背\" 上港VS卓尔首发:奥斯卡单外援胡尔克埃神替补 李源一首度搭档普雷完成破门透露深足三次绝杀秘诀 《中国好声音》定档7.19王力宏加盟周杰伦退出 美国杨天真?黛米曝合作新经纪人曾签约比伯A妹 上市首日大跌之后所有人都在关注优步的第二天交易 松下NanoSpa面部蒸汽美容仪器足不出户做S… 英国最大奢侈手表零售商寻求在伦敦交易所上市 物流中心案政院:撤換郵政雙長將與pchome完成訂… 家长控制App开发者希望苹果向第三方开放屏幕时间API 媒体:飞絮成灾是树之过还是人的错? 贝克汉姆也是吃货自曝:北京上海专门找饺子面馆 评论:《绅探》疑抄袭《神夏》?国产剧不要纯模仿 小米之家取消员工销售提成?小米:信息完全失实 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1元、5角、1角硬币详解 9149天!申花迎来队史第1000球141人上千球贡… NBA季后赛好去处!有酒有肉有篮球! 买18件衣服要退货后续同行找上门称卖家是盗版 港姐何艳娟与50岁男子聚会激吻疑离婚前出轨百亿富豪 英国工党党魁科尔宾:议会须打破僵局达成脱欧协议 英特尔未来三年预期低于竞争对手:股价下跌2.5% 美发布中国军力报告:解放军这一进展让美很感兴趣 免治、坐式、蹲式,馬桶怎麼選?保護屁屁遵守排便3大守則 苹果又有麻烦有人透露欧盟决定对其展开反垄断调查 以国防部:以军轰炸加沙地带120个军事目标回应袭击 “傲慢”的迈瑞医疗市值超千亿怼散户董秘年薪400万 马斯克的新花样?连接人脑电脑的初创公司又筹到钱了 神吐槽:坤坤徒弟的球队被昆昆打成了坤坤! 中方:相信“一带一路”倡议将成为中日韩合作新亮点 A股纳入MSCI猛增1倍带来1800亿巨资创业板首秀 她的“准老公”,也比前夫优秀太多了吧? 警方:不会再次申请胜利拘捕令尊重法院判断 招商证券逆市扬逾1%上月净利升近97% 央视评?上饶小学生被刺死:惨剧前,请不要急着站队 H1B工作签证申请费明年或翻倍|资金用于美国人就业… 北京冬奥倒计时1000天音乐会举办成龙等群星献唱 马斯克发推评论“特斯拉自动驾驶性爱视频”引争议 原省委书记秦光荣的云南片段:与白恩培仇和有隔阂 基,你太美?KFC上校爷爷居然下海了?还请来了拉斯维加… 2019五一档大盘15亿创新高《复联4》4天12亿成… 【乐活蒙城】4个月从零到B2!蒙特利尔法语特战队暑期集… “最美小青”因关之琳插足婚姻致不孕,如今逆袭 被掐脖被闪换被当炮灰他不沉沦!中超首球来了 马斯克“认怂”借钱还画了一张5000亿美元的大饼 第一次化妆第一次梳辫子中国花游队来了男选手 特步国际升逾半成破20天线收购K-Swiss等运动品… 国米欧战出局不冤巴萨联赛卫冕同分热刺进决赛 苹果WWDC最全剧透抢先看!iOS夜间模式终于要来了? 中央环保督察组:黄河湿地保护区违建问题突出 专享75折地道上海烧麦生煎葱油拌面,6家分店!尔湾、好… 裁判专家:问了12个裁判大家认为恒大点球被漏判 两部门发话:流量资费不只降20%老用户自由选套餐 离岸人民币升值收复6.78关口日内升值逾100点 瑞银:北京汽车重申沽售评级目标价升至3.7元 研究:生气比悲哀对老年人心理健康伤害更重 IDC:销量下滑不是唯一问题苹果在中国没有服务优势 农民意外捡到的袖珍小奶猫竟然是超凶的猛兽! 证券时报:定向降准精巧传递稳预期意图 这三条400系高速宣布将提速至110km/h!多伦多去… 《生活大爆炸》莱纳德当爸!去年认爱小22岁女友 中国达人秀》回归东方Angelababy大夸朱一龙专… 第30届金曲奖提名名单公布林忆莲蔡依林角逐 中央委员中将安兆庆已出任武警部队政委 vivo秦飞:与运营商合作将在主要城市建立5G体验区 特斯拉提高Model3价格:涨幅400美元 哈里王子现身宣布梅根诞下男婴孩子拥有双重国籍 装修猛于小三,你中招了吗? 勇士26胜0负终结!两大必胜定律都杀不死火箭 議員要質詢機要秘書韓國瑜:盼是健康的質詢 明天开始,拨打Fido客服电话就要缴纳刀咨询费惹… 从奥兰多到迈阿密——佛罗里达掠影 管道工程逆市炒起现飙近9%兼破顶 西甲-武磊重回首发中锋2球西班牙人3-0完胜马竞 美国农村后继无人?贸易战及低价格促使农民离开土地 英国一季度GDP同比增长1.8%符合预期 它是中国最“憋屈”省会如今放下身段零门槛落户 三种动力组合吉利星越将于今晚上市 库里兄弟或将创造NBA历史!爹妈只能抛硬币了 相声演员“百万众筹”网络众筹该有边界吗? 曾扬言派航母到南海的英国防大臣被开了 渲染图曝光荣耀20Pro或非挖孔全面屏设计 投資移民詐騙洛縣兩華人遭起訴 【頂級夢幻海景公寓】EastBoston全新六星級酒… 俄军装备两款新型制导炸弹采用折叠弹翼苏57可使用 亚冠-全场遭压制!恒大0-1落至第三末轮生死战 日产将启动重组全球裁员4800人 上航11架737MAX转北方封存复飞无望? 媒体谈斯里兰卡爆炸:那么多坏人为何杀无辜的人? 马英九、吴敦义访陆受阻?台办批民进党当局做法 谷歌正在开发可折叠手机但短期内不会上市 宏府集团总裁杨振:区域型房企的破局之道 《忘不了餐厅》首播宝藏老人圈粉黄渤暖心陪伴 《阿拉丁》发布IMAX海报浪漫升级重塑迪士尼经典 直击|携程CEO孙洁:职场母亲实现自我价值同样重要 巴菲特谈回购:持有多少现金不重要关键看有无被低估 谢亚轩林澍:资本市场开放对我国国际收支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