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sss300.com_申※博※(官网)开※户

来源:慎入!开拓者大将左腿恐怖变形队友目瞪口呆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4 09:37:53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特供蒋介石的参考消息: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标题分割#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①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2、专家3、训练4、宣传、5、情报6、军事地理政治等。(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美国历史学者DavidThomas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⑤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可能的来源是什么?HansW.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andGeographers:TheTwilightof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Sondern,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Historyand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Scientists:1,000Nazi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WorkingunderDr.KarlHaushoferfortheThirdReich.)在《Current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Evening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Thedevelopmentofthisformulaofdestructionandthesplit-secondtimingwhichhassenttheNazijuggernautrollingacrossEuropewithoutserioushindranceistheworkofoneman.MajorGeneralProfessorDr.KarlHaushoferandhisGeo-PoliticalInstituteinMunichwithits1000scientists,techniciansandspiesarealmostunknowntothepublic,evenintheReich.Buttheirideas,theircharts,maps,statistics,informationandplanshavedictatedHitler’smovesfromtheverybeginning.Hereisanorganizationforconquest,amachineforscientificplanning,whichnoconquerorbeforeHitlereverhadathiscommand.Ribbentrop’sdiplomaticcorps,Himmler’sGestapoorganization,Goebbels’hugepropagandaministry,Brauchitsch’sarmyandthePartyitselfarebuttheinstrumentsofthissuper-brainofNazism.ButHaushofer’sInstituteisnomereinstrumentwhichHitleruses.Itistheotherwayround.Dr.HaushoferandhismendominateHitler’sthinking.”⑦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全文完)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ThomasMurphy,《Hitler’sGeostrategist:TheMythofKarlHaushoferandthe‘InstitutfürGeopolitik’》,intheMarch,2014issueofThe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编辑:www.sss300.com_申※博※(官网)开※户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zhuchengbanj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打车第一股Lyft今晚上市,Uber将走向何方? 屡禁不止的砍头息:套路服务费优惠券变种层出不穷 雷诺决定单设中国区业务提名葛树文任东风雷诺总裁 演员白宇犹豫参加综艺:可能会让观众跳戏 免疫治疗会有哪些副作用?如何正确处理? 只需将DNA样品放芯片上CRISPR新设备可检出基因… 小扎呼吁加强互联网监管:需要政府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持有还是卖出波音,应取决于经济,而不是短期利空 关于银行间外汇市场2019年人民币节假日调整的通知 19:35起直播中超第3轮比赛泰达VS富力争赛季首胜 如何说服吴京投资参演《流浪地球》?竟然是如此 美银美林:中国太保目标价升至37.25元维持买入评级 中市府和麗寶樂園簽就業備忘錄釋出1500職缺 “通俄门”报告长300页?美民主党要求全文公布 大和:呷哺呷哺升目标价至15.5元重申买入评级 互金平台资金争夺战开打!如何躲过多头借贷这趟雷? 2019超美水燈節即將來襲!不容錯過~ 美国监管部门:将问询宽带供应商隐私保护行为 欧银Villeroy:若欧元区经济形势恶化ECB已做… 库里轮休却祭出毒奶神功!大热新秀被他奶出局 英国胖女孩重达244斤减掉54斤后成为大码模特 三名00后劫杀女店主:两人长于单亲家庭,有预谋劫财 招商证券谢亚轩: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中国股债都受益 美陆军重审装备采购计划未来5年可节省300亿美元 零跑C-more官方发布上海车展亮相/2020年底量… 胡彦斌以董事长身份入学湖畔大学关联企业共18家 砍59分球队狂输33分!科比接班人or数据刷子 清明期间北方多地晴或多云南方部分地区多阴雨 再過一個月,千萬別和多倫多的春天比美!美得超乎你的想象… 10失误!加时三分5中0!王牌外援被郭艾伦榨干 味千拉面回归主业不济门店营收降6%股价连跌7年 情谊真挚习近平欧洲之行的五个小故事 这些外国顶级大学都承认中国高考了图的是什么? 雷克萨斯LM疑似售价曝光4月16日首发 第2轮打勇士?火箭跌至西部第四还好赛程给力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副主任:进一步完善5G商用准备 北上广深可以变成北上深广但绝不会变成北上深杭 王思聪宠物鸭一颗蛋高达500元网友:比我还会赚 华媒:在美留学生靠求职中介找工作收费不菲收效一般 黑龙江省反兴奋剂中心成立对兴奋剂“零容忍” 管涛:2019年汇率企稳主要是启用逆周期调节的结果 曝阿根廷让梅西诈伤逃赛讨好赞助商不让梅西受累 堪萨斯城联储总裁:FED有必要对货币政策采取观望态度 加拿大放狠话:美国不取消钢铁关税别想签新自贸协议 陆明君晒超音波照宣告身份转换后被证实是玩笑 20:45直播奥预赛第一阶段中国VS大马看国奥出线 读懂孙杨:我一直坚持想感染中国游泳每一个人 郑州银行去年纯利30.6亿人民币同比跌29%息0.1… 申洲国际跌近6%最差国指股去年少赚两成一逊预期 里昂:中生制药维持跑赢大市评级目标价升至8.45元 总统扬言关闭美墨边境关闭美国人的日子不好过了 冠军赛逆势夺冠傅园慧为何突然“失去理想”? 掘金没比赛躺到西部第一!感谢金州送温暖队 特朗普送出平生最大一份厚礼1300平方公里 巫天华的猛虎与蔷薇:老虎证券逐鹿\"华人世界的盈透\" 拉卡拉过会A股迎支付第一股:上市破局源于监管问答 最糟糕情况出现!这个周末发生了两件意味深长的大事 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高岸明:“求同存异”应传播 四川大火90后消防员生前与家人视频称马上去救火 韩国出口连续四月下滑因芯片降价和中国需求放缓 曝朱莉首次出演漫威电影商谈加盟中国导演新片 数字经济超过工业成为英国最大经济部门 与迪士尼分手,Netflix将遭遇怎样的机会和挑战? 跑不动了!福建双腿像灌了铅这才是季后赛强度 远大集团董事长:房子几十年后都要拆掉 南旋控股共获4亿元定期贷款融资 明星多得数不过来,并不是这场演唱会伟大的理由 上海静安某街道招牌黑底白字遭吐槽官方:责成整改 冯仑:创业就像谈恋爱什么时候开始不重要 人民币汇率创去年7月以来新高外贸企业注意结汇风险 76人换来俩明星的战力不如詹娜自己!有图为证 虽被低估但Twitter上行空间或许依旧非常有限 晨鸣纸业逆市跌逾4%去年少赚33% 男嬰嘴破媽媽以為腸病毒原來吸奶嘴太用力 领先61分倒地拼抢!广东高强度打满四节太职业 最伤男人心的三件事,聪明女人别再做了! 布克背靠背50+布莱恩特18+19奇才送太阳5连败 拜耳集团总裁沃纳·保曼:开放的中国将更成功 “限古令”或将解除?《新白娘子传奇》重新定档 江苏发现珍稀野生动物凹耳蛙:耳道结构与人类类似 《神医喜来乐》导演新剧开机将用100天完成拍摄 尽责不到位北京通报2起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 范玮琪晒美照秀纤细长腿老公陈建州留言:辣哦 一部神剧赚5亿!三个山东人的爆款生意 没钱“修地铁”纽约酝酿征收拥堵税 网传华为手机月销全球第一机构:谁冒充我发假数据 最后的杀手锏海马智能工厂揭秘 北极与南极都是白雪一片吗? 投行裁完汽车公司裁美国十年来失业者最难熬一年 曼联大将:我讨厌说穆帅坏话的球员梅西史上最强 犀利突破!申花边卫应记头功上季银靴抢点轻松吃饼 最高降2万元!上汽大众全系车型价格调整 美国4家骚扰电话公司被监管部门关闭被罚数百万美元 蔚来汽车早盘大涨4%此前称国家补贴下降后不会涨价 中保研第二批车型碰撞结果出炉消费者不寒而栗! 俄空军换装进程加速74%现役战机为最新装备 哈药股份:工业大麻项目由集团主导已有加工资质 李念曝倪大红歌单苏大强竟是鹿晗粉丝? 网曝张柏芝妈妈开网约车赚钱一年半完成超两千单 Facebook那个专制的年轻国王越来越孤单了 蒙牛乳业去年多赚49%派末期息18.1分 129分18个三分34次助攻!这队居然进不去季后赛 米家手持无线吸尘器发布:大吸力米粉首发价1199元 易到要凉了?韬蕴资本董事长:我就像个无辜的继父 波什本人对球衣退役仪式的感受:放松并享受它 欧盟要求评估5G安全风险但各国可采取单独措施 5次50+三双!登哥历史第一张伯伦被甩在身后 电子烟利润率能达到80%无人监管的资本宠儿? 招银国际:港股短线料整固拥抱高息股 向佐求婚后秀与郭碧婷恩爱合影:谢谢大家祝福 外汇局:2月我国国际货物和服务贸易逆差809亿元 咘咘bo妞与飞翔兄弟同游牧场范范贾静雯两家同框 Airbnb迎来第5亿位住客最早今年进行IPO 周小川:金融业对外开放有很大空间对改进服务有好处 泰国举行军事政变后首次大选有哪些看点? 土耳其里拉兑美元升幅扩大日内升值逾3% 康宁医院去年多赚64%派末期息15分 中国空军后人寻亲将赴美祭拜先烈 欧洲议会决定2021年起废除时令转换 王小帅回应朋友圈宣传电影:看来我不适合搞营销 布克25+13拒绝空砍锡安争夺战太阳惨胜骑士 好未来4月25日发布2019财年第四财季及全年财报 上周东西部最佳球员:哈登与特雷-杨当选 奥飞游戏局中局:哥哥收购“前夜”弟弟恰巧退出 Selina张轩睿亲密出游靠肩依偎互取昵称 苏大强系列漫画表情包刷屏作者称“不心疼版权” 搅局者入场?2家合资券商获批17家合资券商正排队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副主任:进一步完善5G商用准备 戈恩倒台内幕:日产高管惧怕法国人接手 国税总局:前两月个税专扣政策惠及超4400万纳税人 专访李斌:电动车退补让市场竞争回到产品和服务本身 德银:康师傅目标价升至10.7元维持持有评级 双料MVP枯坐场边看球他是否明白自己为何被换 波音答澎湃16问:737MAX系统问题在哪,坠机能否避… 量子纠缠,我们能够用它干什么呢? 《青春斗》开播引热议\"热搜体\"郑爽演技迎春天? 直击|李斌:毫无疑问现在很流行的App将来都会死掉 广发海外:美债利率曲线倒挂港股短期很难独善其身 汽车坠下州立公园500英尺悬崖司机命丧当场 英国脱欧危机深化议会第三次否决了首相的脱欧方案 帕克:和马努成为队友是荣幸他的天赋不可复制 金卡戴珊坎耶携手助力公益筹款救助精神疾病患 塔尔德利时隔115天再破门离开鲁能后首次斩获进球 惠普被诈骗诉讼仍进行被告方律师:此事责任在于惠普 油价今夜可能要涨下一波降价要等4月降税以后了 在这一领域美国的“轴心地位”正逐渐丧失 研究称美国男女薪酬差距到2070年可能消除 性侵前科一键查除全国推广外网友还想加上这功能 特朗普“通俄门”调查过关但这场大戏还没有结束 这才是金特会不欢而散原因特朗普悄悄递了一纸条 外媒“揭秘”中国称霸举坛秘诀后备人才惹人羡 黄秋生饰瘫痪人士传神源自亲身经历母亲曾坐轮椅 謝龍介告陳水扁要扁不要當「龜孫子」 李惠利被曝将签约新公司或与男友柳俊烈成同事 郑晓龙评价朱一龙表演称选角时不在意是否有流量 任泽平点评3月PMI数据:经济年中触底市场否极泰来 被曝打瘦脸针整容?黄晓明夫妇胜诉获赔85000元 美军获准可使用阿曼两港口减少对霍尔木兹海峡依赖 曝戴姆勒可能将“扼杀”Smart品牌 直击|李斌:毫无疑问现在很流行的App将来都会死掉 Gmail将引入AMP功能:邮件内互动操作无需跳转浏览… 工业大麻被“爆炒”禁毒委这项通知将给其降温 谷歌地图扩大众包范围:拟允许用户标注公共活动信息 波士顿联储主席:联储应考虑购买短期国债 7人上双12人全得分广东42分大胜肯帝亚拿赛点 万物互联的5G时代,BAT目前模式将被颠覆? 特朗普提名的联储理事:美联储应该立即降息50基点 4万的萧邦、37万的爱彼《都挺好》珠宝腕表也超有戏 东方证券:瑞声科技升至增持评级给予目标价51港元 保诚亚洲执行总裁黎康忠:现在是投资中国市场好时机 每次亮相都是焦点!新一代路虎揽胜极光 2000万美元?原来澳大利亚的法律花钱就可以修改 奥迪RS4Avant/RS5Coupe上市售价8… 美国边境非法移民数量大增川普再次警告将关闭边境 F8企业拟配售4000万元债券 索帅谈买人:曼联很有钱但我们绝对不当冤大头 日产汽车首席执行官批准为戈恩支付4000万美元退休金 亚洲综合竞争力2019年度报告:韩国居首中国第9 曝皇马要为齐达内狂烧6亿买人今夏卖贝尔筹钱 熬最晚的夜,蹦最野的迪!夜太長,跟着老司機玩轉紐約最酷… IOC官员:羽生结弦是奥林匹克频道头号明星 独家|外教谈羽生与陈巍幕后故事:他很快回来 28+10+7+5三分!全能库里离破纪录只差一场 高通、苹果打成平手然而更激烈战火在后面 72岁郑少秋近照曝光,风度翩翩容颜不老 超魔兽!NBA单季扣篮第一人他是会飞的DPOY 杨德龙:回调释放风险提升踏空资金不断入场 中国宏桥3月26日回购837万股耗资4744万港币 向佐求婚郭碧婷?工作人员确认:水到渠成的事情 NASA好奇号探测器在火星上发现奇特的鹅卵石 全通教育收问询函:吴晓波频道是否符合新闻管理规定 机构报告:电子网络市场能为非洲创造300万就业岗位 中超-吴曦汪嵩齐破门拉斐尔进球染红苏宁2-1卓尔 湖南:男性纳入家暴保护对象 债券投资者对2012年以来的股市最大季度涨幅视若不见 甄子丹全家遇“绿皮书”事件炮轰遭主办方不公平 华虹半导体:王煜辞任执行董事兼总裁唐均君接任